<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傅大士


    傅大士(497~569),姓傅名翕,字立風,號善慧。南朝梁代禪宗著名尊宿,義烏雙林寺始祖,中國維摩禪祖師,與達摩、志公共稱梁代三大士。

    傅大士的傳說

    傅大士(497—569),姓傅名翕,字玄風,號善慧?!独m高僧傳》稱傅弘,又稱善慧大士、魚行大士、雙林大士、東陽大士、烏傷居士。東陽郡烏傷縣(今浙江義烏)人。南朝梁代禪宗著名之尊宿,義烏雙林寺始祖,中國維摩禪祖師,與達摩、志公共稱梁代三大士。前后三次進京結交梁武帝,為梁武帝講《金剛經》,開創集“釋、儒、道”三教合一的中國維摩禪宗佛教。在京弘法所度道俗不可勝計,使他成為當時佛教中的領袖。武帝許可他于雙梼樹旁建雙林寺,他把家產悉數捐給寺院,自稱結茅而居。他首創轉輪藏以藏佛經。他的主要佛學思想收入現存《傅大士錄》四卷中,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一位哲人,一位思想家。

    廣為傅大士的傳說有:傅翕出世、時人以為愚、達摩點化、螺蝦復活、雙梼結庵、彌勒應身、妖妄惑眾、錫杖伏虎、大士治洪等二十余個故事。

    松山結庵修行


    傅大士生活在兩晉南北朝時代的梁朝。六朝時期國家南北分裂,尤其是兩晉十六國,黃河流域充滿著戰爭、災禍、死亡。生活在那個時代,無論統治者與被統治者,都看不出有什么可靠的出路,人們過著生死無常的惡夢般的生活。而佛學是一門求解脫、講慈悲的學說,于是佛教的神不滅論和因果報應學說就在各地盛行起來。南方比北方安定,隨著北方土族和勞力的南遷,經濟文化日漸繁榮。齊梁之際很長一段時期南北沒有發生大規模戰爭,社會比較安定,文化包括宗教都很快興盛起來,而佛教尤為得勢。當時的梁武帝、陳武帝等皇帝都成為虔誠的佛教徒。傅大士就在這樣一個時代應運而生。

    建武四年(497)五月初八日,傅大士出生在烏傷縣稽亭里一個世代務農的家庭里。父親叫傅宣慈,母親姓王。傅大士16歲娶妻,名叫留妙光。他有兩個兒子,一個叫普建,一個叫普成。

    傅大士年輕的時候,端靖淳和,無所愛著,少不學問,時常和大家一起去捕魚。傅大士捕到魚后,每次都要把裝魚的竹籠沉到水下,使這些魚有一個自由離去的機會。他想魚兒能游出的都游出去,留在籠子里不出去的那才算是因果所致。他這樣捕魚,受到鄉里人的譏笑,認為他是愚人。

    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傅大士24歲。據傳,有一天,他在稽亭塘邊捕魚,依舊對魚說:“該走的走,該留的留?!贝藭r來了一位頭陀名叫達摩,印度人,從嵩山而來,人們叫他嵩頭陀。受達摩之教,傅大士臨水照影而頓悟前緣。他對嵩頭陀說:“爐?之所多純鐵,良醫之門多病人,度生為急,何思安樂乎!”于是,他拋棄了漁具,和嵩頭陀一同回家。因問修道之地,嵩頭陀指了指松山下雙?樹,說:“此可矣!”過后,傅大士就來此結庵修行,這就是以后的雙林寺。

    傅大士因受嵩頭陀之教,臨水照影而頓悟前緣。當代國學大師香港的南懷理先生認為這是“釋迦粘花,湖葉微笑”,同是“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宗門作略。但傅大士悟到前緣后,便發大乘愿行,不走避世出家的高蹈路線,所以他說出“度生為急,何思安樂乎”的話。這是參禪學佛的精要所在,不可等閑視之,以后傅大士的作為都是依此愿而行。

    傅大士在雙?樹下結庵修行,山頂有黃云盤旋,所以后來這山就叫云黃山,也有人叫橫云山。云黃山在今義烏佛堂鎮東部,周圍30里,畫溪環山而過。畫溪和烏傷溪匯合后向西經100余里流到東陽郡駐地,即今之金華。這里是金衢盆地東部,周圍群山環抱,地形起伏,沃野數百里。

    傅大士先在雙?樹下搭了一個草棚,偕同妻子留妙光,躬耕而居,過著農禪的生活。在山坡地墾植,種滿了粟、麥、瓜、果,有的時候還給別人打工。他就這樣,白天勞作,晚上修學,勤奮過日子。他總是以救度眾生為己任。有一次,有人來偷他所種的瓜果,大士非但沒有加以責怪,反而給他裝滿了一籃子,叫他拿回家去,表現出他大慈大悲的情懷。

    他這樣苦行了七年,修學愈加精進,漸漸地便有許多鄉里人前來頂禮膜拜,在他身邊聚集了很多信徒。傅大士自己也認為已得“首楞嚴三昧,并得無漏智”。得楞嚴三昧者在佛教中是非常高的境界,認為只有住十地菩薩才能得之。傅大士這一年是31歲,正是梁大通元年(527)。

    是年,地方上發生饑荒。傅大士為了化導大眾,先勸化妻子信佛,施舍了田地產業,設大法會供養諸佛大眾。他作唱說:

    舍報現天心,傾資為善會。
    愿度群生盡,俱翔三界外。
    歸投無上土,仰恩普令蓋。


    這次大法會之后,大家普遍處在無隔宿之糧的困境之中,大士家也不例外。大士的慈悲德行,感動了地方上的人,同里的傅?、傅旺,變賣了所有家產拿來布施。他的妻子留妙光也每天紡織傭賃賺錢。大士將這些錢都轉贈給別人和修道的人。

    傅大士是大乘佛教教義的推行者和實踐者。大乘佛教的行道,為了眾生可以施舍資財、眷屬、妻子乃至自己的頭目腦髓,但要做到這一點是很難的。

    傅大士的事跡愈來愈多,愈傳愈廣,大家都認為他是彌勒化身。這時,天臺山有一和尚,名叫慧集,精勤佛法,聞有東陽傅大士,深解大乘,遂日夜兼程,來見大士愿為弟子。大士為他講經說法,他也就朗然開悟。時慧集已37歲,年齡比傅大士還大6歲,又是天臺山忠實的佛教信徒。他的皈依門下,為傅大士弘教找到了一個得力的助手。

    三次進京見梁武帝

    傅大士從通達摩開示,經過10年的修道和弘法,在社會上已產生很大的影響,而且已形成中國式大乘佛教的基本理論,門下還聚集了一批能以生命殉道的信徒,一時人才濟濟。同時,寺院經濟亦有所發展。到了中大通三年(531),傅大士與弟子在云黃山居室前十里許開荒種麻豆等糧食,并建造了精舍。其地由賜瀨里賈曇穎捐舍。這時他考慮到寺院地處偏僻,雖然“門徒肅肅,學侶洗洗”,惟行化一方,法不廣被。必須感動人皇和京城的貴族官員,才能將他的教法普及開來,達到“通被慈悲,義無偏黨”的效果。

    但真正要感動官員和皇帝并不是一帆風順的。梁武帝大通元年(529),傅大士的門徒傅普通,認為應該和當地官府聯絡溝通,就帶領了100多人去縣城要求晉見縣令范胥??墒欠恶闶且粋€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物,沒有接受他們的請愿,給了他們一勺閉門羹。

    中大通四年(532),新縣令蕭詡前來上任,松山的僧侶們認為是一個機會,地方士紳傅德宣伙同三百僧俗上縣衙門,可是縣令并不相信傅大士的道行,所以也沒有什么表示。

    其時,梁武帝宣揚佛教,京城高僧云集。但是傅大士沒有受到邀請,他對慧集說:“上人若能修無漏圣道者,當為我到京都去,舍命完成弘法大任?!庇谑腔奂鹊搅司┏?,陳說傅大士的德業。開始沒有人理他,他就到宮門外擊鼓陳述因由,結果被罰服勞役。他在服勞役中仍繼續宣揚佛教,還造起了磚塔數層。主管的人看他精神可嘉,就報告上司批準,把他釋放還山。

    到了梁武帝中大通年間,經幾年的努力,傅大士名聲漸起。中大通六年(534)正月二十八日,傅大士認為打出去的時機已經成熟,就寫了一道奏折,遣弟子傅旺入都致書梁高祖武皇帝,提出治國三策。書的原文是:

    雙林樹下當來解脫善慧大士,白國主救世菩薩,令條上中下善,希能受持。其上善,以虛懷為本,不著為宗,無相為國,涅?為果;其中善,以治身為本,治國為宗,天上人間,果報安樂;其下善,以護養眾生,勝殘去殺,普令百姓俱稟六齋。

    傅大士這封給皇帝的信,充分體現了佛教平等思想和擺脫儒教君君臣臣的束縛,也顯示出義烏人憨直性格。

    同年(534)十二月十九日,傅大士第一次到達京都蔣山。閏十二月八日梁武帝在善言殿接見了傅大士。

    傅大士和梁武帝第一次接觸,即談得很投機。同時梁武帝還招待他吃飯,叫他住同泰寺,后徙鐘山定林寺,并供給膳宿諸般費用。從此,“京洛名僧,學徒云聚,莫不提函負帙,問慧咨禪”。大士本人則“居陰離松,臥依盤石,于四徹之中,恒泫(流)甘露;六旬之內常雨天華”。

    翌年,梁武帝改元為大同元年(535)。正月,武帝幸華林園重云殿開法會,自講三慧般若經。于時王侯滿筵,公卿連席?;实蹖楦荡笫开氃O一榻,以大土絕世通人,故加殊禮。不一會,皇帝來了,王公大臣都去迎接圣駕,只有傅大士一人坐著不動。傅大士不臣天子,不友諸侯,非但沒有引起梁武帝的不滿,反而更受尊敬。這次講席既散,皇帝賜之水火珠一枚,直徑達一寸多,珠圓明洞澈?;实垠w察大士住在山里水火難至,故以此珠賜之,取水火于日月之意。

    這次法會之后,梁武帝又于壽光殿單獨宴請大士開講玄妙的理論,整整談了一天。這一次講論什么,不得而知。徐陵在《傅大士碑文》中作了如下記載:“大士言如重頌,句備伽陀,音會宮商,義兼華藻,豈唯寶積獻蓋,文成七言,釋子彈琴,歌為千偈而已?!?br />
    有一次,梁武帝請大士講《金剛經》。才升座,大士撫尺揮案,一敲便下座?;实劢o他弄呆了。在旁邊的志公問武帝會否。帝日,“不全?!敝竟托迹骸按笫恐v經已經完畢?!痹僬堉v,大士索拍版升座,唱四十九頌便去。

    這個志公和傅大士是同時代人物,但志公比傅大士年長,而且聲望之隆,在傅大士之先。達摩大師到中國的時期也在志公與傅大士之間。達摩大師雖然傳授了禪宗的衣缽給二祖神光,但當時他們之間的教授方法與作風,仍然非常平實,的確是走定慧等所持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如來禪路線。所以南懷理先生說:“唯有志公、傅大士等中國禪,可稱為中國大乘禪作略,才有透脫佛教的形式,濾過佛學的名相,瀟灑詼諧,信手拈來都成妙諦,開啟唐宋以后中國禪的禪趣??‘機鋒’、‘轉語’。尤其以博大士的作略,影響更大?!?br />
    傅大士中大通六年應詔進京,大同元年(535)正月入重云殿參加皇帝舉辦的法會,使他得到了佛教高僧大德的敬重。如慧和法師者,年未二十已深究諸佛秘藏,講論無敵。時歸依頭陀寺隱法師,及隱公將欲遷化,法師乃計謀后事,問:“誰可依止?”隱公答曰:“東陽傅大士自然智慧,深解大乘,可依為師?!庇谑欠◣煻Y謁請為弟子。這說明傅大士影響之大。加上這時又得到了信佛的皇帝蕭衍的尊敬和器重,他的名聲遂傳遍朝野。

    傅大士達到了預期的目的,到四月份就回到云黃山。同年九月二日,為了感激皇恩,復遣傅旺去京都敬獻如意寶珠。

    大同五年(539),傅大士第二次進京。三月十六日,帝于壽光殿與他共論佛學真諦。傅大士闡述了“息而不滅”的道理?!跋⒍粶纭庇矛F在的語言說,息就是止,就是穩定,但這并不是停滯,并不是什么都不存在,意思是說要在穩定的前提下存在和發展就是真諦。梁武帝卻不以為然,認為這是講實用、講功利,如此則未免流俗。大士退而作偈。十八日以偈進帝,闡述“息而不滅”的道理。其大意是:

    事物存在和不存在是相對的,把社會看成什么都不存在,苦惱的事依然還是有的。有人對不生不滅有興趣,那是學佛的歸宿。若不對眾生平等看待,就不會真正同情人民,既無同情心,就會放縱自身“為所欲為”。學佛學不到點子上,就不能夠達到不生不滅的境界。若仍想取巧達到那種修行的最高境界,是缺乏見識。作為佛門信徒,一個現實存在的人,應該追求涅?的最高境界。而“息而不滅”,當然不是漢梁,卻是現實的辨證法,如果真正跳脫世俗的世界,才是大慈大悲,不過這樣,就沒有你存在的地方,也無你也無我。

    縱觀一切物質并無意識,無意識的東西,不會放逸也不怕他放逸。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是自然存在,都和自己一樣,都有他的欲望和需要,都要平安過日子。過去、現在、未來說到底都是空的,只有看破這一點,才能真正利益群生,共同解脫。所有的理論都是理論而已,人們要掌握它,其目的也是為了普渡群生,而不是為了滿足個人私利。在這個前提下,就不會把自己束縛起來,也不會放縱自己。這樣走向未來,也就是精進。

    這一次,傅大士在京師住了一年。大同六年(540),大士辭帝東歸。

    數后月,傅大士以功德事,重新到京都。這是傅大士最后一次赴京。大士三次到京師,所度道俗不可勝計,使他成為當時佛教中的領袖,成為千佛中的一佛,成為維摩禪的祖師。

    創 建 雙 林 寺

    自從普通元年(520),傅大士在雙?樹下結庵開始,云黃山下即已逐漸形成二處精舍,聚集了許多佛教的信徒,跟著傅大士修道,但沒正式建立寺院。直到他最后一次見到了皇帝,即大同六年(54o),才向皇帝建議造雙林寺,并得到梁武帝的同意和支持,下詔于雙?樹旁設寺。對雙林寺的創建,有許多說法。徐陵記道:“時還鄉黨,化度鄉親?!卑傩铡按髢A財寶,同修凈福?!薄按笫垦U所想,獨在高巖;愛挺嘉木,是名?樹。擢本相對,似雙槐于夾門。合干成陰,類雙桐于空井。厥體貞勁,無爽大年。冒霜停雪,寒暑蔥翠。信可以方諸堅固,譬彼娑羅。既見守于神龍,將謂疑于變鶴。乃于山根嶺下,創造伽藍。因此高柯故名雙林寺矣?!?br />
    雙林的含義,本為包含堅固高遠之義的娑羅樹林,其樹屬龍腦香料植物。通指佛陀釋迦牟尼,將人涅?時,其臥床四周各長著冬夏不凋而堅固的同根的娑羅樹二株。所以傅大士在雙?樹下結庵、造寺,皆表示信仰之堅固?!掇o源》解釋為:“?即剛木也?!笔恰捌┍松沉_”的意思?!鞍锤荡笫可嵴谒缮较陆ㄋ?,此指松樹?!睒欠f著的《傅大士錄》中也有松山雙樹的記載:“前此,兩樹根株異植,枝葉連理,各有祥氣出木竅中,上有雙鶴和鳴棲翔?!钡参粗该鳛楹畏N樹,而有雙鶴所棲者是松樹的可能性較大。

    這一年下半年,雙林佛殿建成。在殿前,先有白楊一株,枝葉秀異。傅大士把這顆樹砍伐,用以雕刻殿中的佛像。佛殿開光后,大士還于所伐白楊樹生長的地方,造了一座九層磚塔,并寫了經律1000余卷。

    傅大士創建雙林寺,正處梁武帝晚年。武帝年事已高,老眼昏花,怠于政事,政刑弛紊,沉迷于佛教但不醒悟。他不敢面對現實,治理國家,老是遷就那些準備爭奪皇位的子侄和為非作歹的王公貴戚,惟以佛教為寄托來消除煩惱。傅大士想利用佛法啟發他醒悟,告訴他“只有息而不滅”才是真諦。武帝卻認為“息而不滅,此則有色,有色故鈍,未免流俗?!备荡笫坑謩裾f:“天下非道不安,非理不樂?!币簿褪钦f“道”和“理”是不滅的,少不得的。但是梁武帝并不理解和醒悟。于是傅大士就發出“若息而滅,見苦(雖)斷(猶)集”的感嘆。也就是說一切是非都不管,那么社會就要沉淪到無邊的苦海中去了。所以,他再也不去見皇帝了。果然不出傅大士之料,過了八九年就發生了侯景之亂,梁武帝也在侯景掌握之中,想吃一點蜂蜜都得不到,最后病死于凈居殿。

    在此期間,傅大士知道要依靠梁朝的統治階級,已不可能,就回到烏傷縣云黃山,依靠雙林寺進行弘法。

    大同八年(542),傅大士在雙林寺立誓持上齋。

    大同十年(544),傅大士把佛像經文,交給佛教信徒,又把屋宇田地資生什物全部捐出來給寺院所有。家資房屋捐舍既盡,沒有住的地方,他就另搭了一茅屋立身。夫人妙光也自己建茅草屋立庵。他們沒日沒夜地勞動,過著清苦的生活。

    有一次,一幫強盜持刀打搶,傅大士毫無懼色。他說:“你們要拿東西,任意拿去好了,何必動刀動槍?!苯Y果賊去家空,數年的勞動成果只留下20擔米。

    雙林寺后來名揚天下,在隋朝號稱“天下第三,江浙第一”。宋朝時被欽定為五山十剎第八,香火久盛不衰。

    三教合一的倡導者

    三國南北朝時期,意識形態由儒人玄,由玄人佛。晉東渡后,玄學也東渡。佛學的興起先藉玄學傳播。傅大士生活在佛教寺院最盛的時期。儒學和玄學都承認“自然”的存在,而“自然”有其自己的發展規律,這就是“道”。但對“道”的態度就不同了。儒學認為應該“教”即應修道,而玄學認為要順乎自然就要無為。梁武帝時玄風正盛,然而儒學的傳統根基深厚,并沒有退出歷史舞臺。佛教雖然在西漢末年已經傳入,但一般都把它理解為黃老之學,經過佛經的大量翻譯,人們對佛教的認識和理解才有所提高。當時翻譯過來的佛經,一類是小乘禪學,一類是大乘般若學。般若空宗一派學說接近玄學,合乎玄學家的口味,所以講究義理的般若學就得到很快的傳播,梁武帝還親自講說《三慧般著經》。佛教漸漸進入一個中國化的過程。而傅大士正如日本學者忽滑谷快天在《中國禪學思想史》中所述:“梁武帝時代,僧副、慧初等,息心山溪,重隱逸,小乘之弊猶未能去。獨傅翕超悟大乘,出入佛老,感化及于后世禪教者,翁一人也?!闭f明傅大士在佛教中國化過程中的作用。佛教要中國化,離不開中國本土的“道”和“儒”,尤其是儒學影響很大。南北朝時范縝的《神滅論》,堅持“形神相即”,與佛教“形神相異”對抗。所以佛教要在中國落地生根,難度是很大的。梁武帝用行政命令宣揚佛教,給佛教大開方便之門。不過即使如此,佛教要發展也離不開中國文化的儒、道之根基,要和他們互相融合,互相吸收。傅大士第一次上書皇帝,即提出上中下三善,即治國的三種對策。所謂上善般若(佛)、中善“儒”。下善施政,也是基于當時實際情況出發。

    傅大士倡導三教合一,樓穎著的《傅大士錄》中也講得很清楚:

    大士一日,頂冠、披衲、趿履。帝問:“是僧耶?”士以手指冠?!笆堑酪??”士以手指履。帝曰:“是俗耶?”士以手指衲衣。遂出。故今雙林寺塑大士像。頂道冠身袈裟,足極履,仿此跡也。

    南懷謹先生說:“傅大士以道冠、僧服、儒履的表相,表示中國禪的法相,是以”儒行為基,道學為首,佛法為中心”的真正精神,配上他一生的行徑,等于是以身設教,親自寫出一篇三教合一的絕妙好文?!?br />
    儒學是入世的學問,以做人治世為目的,便以“格物、致知、忠誠、修身、養性、齊家、治國平天下”為己任。至于學佛修道也離不開人世間,而且這是做人立身處世的基礎,但是沒有佛家的慈悲心腸是不能容物的?!坝腥莸履舜?,無欲性則剛”,德大至剛是一位金剛菩薩了。至于道家講清凈無為,寧靜致遠,理論少而智術多,沒有道家的腦筋,很難制服一些混世魔王,他們從無為中顯現有為,利于逆取。所以人們說“開國以道,治國由儒”,這些都是“世間法”。而佛家是要出世的,要了脫生死,超凡入圣。所謂三教合一,是指要有佛家的居心,用道家的智術和儒家的倫理,才不會走入偏激的途徑。傅大士時代形成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一直支配著中國的社會和中國人的意識形態。宋朝王安石做宰相,他的廳堂里掛了一幅傅大士的畫像,上面有佛印禪師題的一首贊詩:

    道冠儒履釋袈裟,和會三家作一家。
    忘卻兜率天上路;雙林癡坐待龍華。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傅大士合并三家為一家的主張,在我國歷史上,確曾發生過重大的影響,甚至是我國傳統文化精髓中的一部分。

    首創轉輪藏法門

    傅大士在松山修行,留下許多神妙之傳說。例如,在松林中修行,發愿普渡眾生,以斧為誓,每發一愿,砍樹一斧,到了唐朝,樹上的斧痕猶然存在。有用飼老虎的余飯團丟棄林間,相傳化而為石,青白相錯可作數珠。但是現代科學證明,這些“飯石”乃是磷礦。

    傅大士上述作為,影響并不很大,但所創轉輪藏法門,卻影響整個佛教界,至今許多寺院尚有轉輪藏之設施。清代雍和宮、頤和園都建有轉輪藏,且至今尚存。宋代李誡撰《營造法式》一書,還專門介紹了轉輪藏的營造法。轉輪藏還于鐮侖時期傳入日本,日本的寺院也普遍有所設置。

    所謂轉輪藏,就是經藏的一種。而經藏就是藏經樓,也就是佛教圖書館。經藏始自南北朝,即是收藏佛教典籍之書庫,又稱經樓、經庫、經堂、經閣、法寶殿、轉輪藏、畢盧殿等。藏經樓一般陳列為一排排的書架。但是傅大士認為,經目繁多,陳列那里不是一般人可以遍讀,乃于雙林寺經樓當中建立一大型旋轉書架,內置經書,旋轉即可檢出所需之書。

    由于傅大士對宣傳佛教的這一重大貢獻,后世凡有造立輪藏的地方,皆設置傅大士像。像兩側塑二童子,稱為笑佛.乃傅大士的兩個兒子,左邊為傅普建,右邊為傅普成。另亦有列置運轉輪藏之八大神將,即表示天龍八部。也有設四天王、梵天、帝釋天、金剛乃至手持刀劍之天魔神像等,用以表示護持經法,不令其停轉之意。

    繼承釋迦開中國禪宗原始宗風

    傅大士在佛教史上,可說是傳奇而又神秘的人物。他的地位是早就肯定的。在中國、日本等佛教史典和高僧大德、文人學士的著作中均可以看到有關傅大士的論述和記載。古人尊奉傅大士為西天東土應化圣賢,與文殊、天親、維摩等23人同為菩薩,列在寶志(即志公)之后,慧思、天臺智者之前。近人彭楚衍著《歷代高僧故事》,記載中國歷史上40個高僧的故事,傅大士被列在第八位。

    傅大士對佛學究竟作何貢獻呢?傅大士的佛學思想主要收入現存的《傅大士錄》中?!陡荡笫夸洝贩菜木?,是唐代樓穎編錄,又稱《善慧大土語錄》、《善慧大士錄》、《大土錄》。收于?手續藏第120冊。本書系輯錄善慧大士傅翁之語要、業績及其所作之詩歌,并錄有往來問道者之傳記。樓穎所輯者原為八卷,其文繁雜,用語俗野,宋代紹興十三年(1143),由兩浙東路安撫使樓?,刪其訛誤刊定為四卷。

    傅大士對贊論《金剛經》有貢獻,《宋史》卷205“藝文志”第158頁載有《傅大士、寶志金剛經贊》一卷。傅大士主要依靠“敷演句偈,闡揚經論”。所以他的佛學思想,主要體現在他的句偈,也就是詩句當中。而且所講的也不以文字為意,但契合微妙至真之理,說法不過數句,使聽的人能根據自己的覺悟程度而得到啟示,使人揭開心眼之塵翳,洗去肺腸之垢濁。

    日本的忽滑谷快天研究認為,傅大士思想之根柢為般若空宗,受僧肇之影響很大。如其唱《行路難》20篇,非斷非常、真照無照、心相實相、般若無凈、本際不可得、三空無性等題,皆合三論之旨。他還認為傅大士并非三教之調和者,因為傅大士以真空為其教之根柢,故應用老莊之虛無,其說明之方式有相似之點而已。如傅大士有偈:

    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
    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


    會矛盾二語為一是傅大士思想的基本形式。如他有一首偈作如是說:

    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
    牛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


    中國佛教協會妙華法師認為,這是一首有名的禪詩。乍讀起來顛三倒四,撲朔迷離,卻包含著禪的境界和參禪的方法。傅大士用一顛倒了的話表達了一個永久的哲學命題,即“空”和“有”的關系?!坝小钡氖澜缡且环N表象,其本質是“空”的,但這個“空”,不是去掉或搬掉什么東西的“空”,也不是主觀上否定客觀存在的“空”,而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空,是當體即空的“空”。

    “步行騎水?!钡暮x就更加深刻了。從文字表面上看,一個行路之人,多想有一匹坐騎。倘若乘船,騎牛就是多余。引申講,參禪的人就如同行路人,正因迷了本性才需用”參”來洞徹本來面目。傅大士用步行便無騎者,無騎者便無不騎來開示迷誤的人。

    在普通人看來,橋是靜止的,橋下的水是流動的??墒歉荡笫繀s認為,人在橋上走過時,橋是流動的,底下的水是靜止的。橋本不流,不流故流;水常流,流故不流。這就打破了相對的時空概念。在常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荒誕、離奇。但從世學的窠臼中掙脫出來,重新體悟本身和世界,既站在某個角度也不固執某個角度,以每個角度全方位看問題,認識自己和認識世界,這就是般若智慧。

    中國禪風,起自齊梁之間,因其時有志公和傅大士的影響,而開啟唐宋以后中國禪宗的知見。所以南懷道先生說:“如傅大士者,實亦曠代一人。齊梁之間禪宗的興起,受其影響最大。而形成唐宋禪宗的作略,除了達摩為主體之外,便是志公的大乘禪、傅大士的維摩禪。也可以說,中國禪宗原始的宗風,實由達摩、志公、傅大士三大士的總括而成。僧肇與竺道生的佛學義理思想,可作為中國佛學思想超穎的造詣。但與習禪關系不大?!?br />
    傅大士的禪偈,并無師承關系。但其學說與后世六祖慧能的說法很相近?;勰苷J為如如之心就是真實,有知自心識自性說。傅大士也曾說:

    萬美同真性,千般體一如。
    若人解此法,何用苦尋渠。
    四生同一體,六趣會歸余。
    無明即是佛,煩惱不須除。


    慧能認為千萬之法門,無量之妙義,皆悉歸自性,自性能具萬德。傅大士早就說:

    欲求真解脫,端坐自觀心。

    心性不沉浮,安住三三昧,萬行悉國收。


    至于見性成佛即心即佛等思想,更是傅大士時代的產物。傅大士曾唱:

    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
    行住鎮相隨,坐臥同居止。
    夯毫不相離,如身影相似。
    欲知佛何在,只這語聲是。


    傅大士的《心王銘》,更是參禪佳作。其所闡述的心性論是后世禪學的核心和源頭,即使是六祖慧能的思想也跳不出《心王銘》所唱的范圍。千百年來,《心王銘》仍為禪家藥籠中物?,F抄錄于后:

    觀心空王,玄妙難測。無形無相,有大神力。

    能滅千災,成就萬德。體性雖空,能施法則。

    觀之無形,呼之有聲。為大法將,心戒傳經。

    水中鹽味,包裹膠青。決定是有,不見其形。

    心王亦爾,身內居停。面門出入,應物隨情。

    自在無礙,所作皆成。了本識心,識心見佛。

    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偉。

    欲得早成,戒心自律。凈律凈心,心即是佛。

    除此心王,更無別佛。欲求成佛,莫染一物。

    心性雖空,貪嗔體實。入此法門,端坐成佛。

    到彼岸已,得波羅蜜。慕道之士,自觀自心。

    知佛在內,不向外尋。即心即佛,即佛即心。

    心明識佛,曉了識心。離心非佛,離佛非心。

    非佛莫測,無所堪任。執空滯寂,于此漂沉。

    諸佛菩薩,了此安心。明心大士,悟此玄音。

    身心性妙,用無能改。是故智者,放空自在。

    莫言心工,空無體性。能使色身,作邪作正。

    非有非無,隱顯不定。心性雖空,能凡能圣。

    是故相勸,好生防慎。剎那造作,還復漂沉。

    清凈心智,如世黃金。般若法藏,盡在身心。

    無為法寶,非淺非深。諸佛菩薩,了此本心。

    有緣遇者,非去來令。

    《心王銘》唱出了直指人心的作略,認為人心“體性雖空,能施法則”,認為見心就能識佛。如“知佛在內,不內外尋”,即幾乎是后世的“陸王”心學。又如“莫言心王,空無體性。能使色身,作邪作正”。再如“心生雖空,能凡能圣。是故相勸,好生防慎”。這些和儒家的修身養性的講法也無多大出入。所以今人任繼愈先生也認為禪宗的心性修養方法,對宋明儒教修養心性的方法影響至深。而“即心即佛”的思想,是由寶志先唱,傅大士見而稟受之。南懷謹先生認為,此語并非始于達摩,實梁朝一種思潮。

    傅大士對天臺宗的影響

    傅大士對天臺宗的影響是很大的。大通二年(528年),他的門徒慧集本在天臺山為僧,聞東陽傅大士深解大乘,遂夜行往雙林投靠傅大士。承圣元年(552年),傅大士的門徒比丘法曠到天臺山下燒身滅度。這些都說明傅大士對天臺山的影響。傅大士文集中有二首詩:

    獨自精,其實離聲名。

    三觀一心融萬品,荊棘叢林皆自平。(其一)

    獨自作,問我心中何所著?

    推檢四運并無生,千端萬緒何能縛。(其二)


    “一心三觀”是天臺宗基本教義。一心即能觀之心。傅大士“端正自觀心”講的就是這個心,《心王銘》更是“心”學之名篇。三觀,即“空”、“假”、“中”三諦。知“一念之心”乃不可得,不可說,而于一心中國修空、假、中三諦者,即稱“一心三觀”。傅大士說“心性不沉浮,安住三三昧,萬行悉回收”,也是這個意思。

    傅大士與天臺宗被尊為二祖的慧文同是“一心三觀”的宣傳者。天臺宗智?傳罐頂,其徒縉云智威,智威之徒東陽慧威,慧威之徒玄朗乃義烏人,大都在雙林寺周圍的會稽、婺州一帶活動,和雙林關系密切,受傅大士影響很深。由于傅大士對“一心三觀”透徹的理解和宣揚,得到了天臺宗學人的尊敬。日本天臺宗的創始人最澄在其《內佛法相承脈譜》中,就把傅大士列為天臺宗二祖之一。

    傅大士雖然是一個能“普應萬機”的“絕世通人”,但并無師承關系,是個“師無所師”的人。因而,天臺宗的著作中,雖有很多宣揚傅大士的記載,傅大士的舍利也被天臺宗僧徒三次迎請供奉,但他在臺教史中之地位難得到肯定。

    天臺宗在唐朝,因受慈恩、賢首各宗派勢力的影響,相形失勢。到了八祖玄朗(673~754)64代,才有起色,玄朗的弟子湛然成為中興之祖。湛然就是以傅大士作為中興的旗幟,來弘揚天臺止觀的。他在其著作《止觀義例》卷中寫道:“設使印度的一圣(達摩)來儀,未若兜率二生(傅大士)垂降?!薄皼r復三觀本宗《瓔珞》,補處大土(指傅大士)金口親承。故知一家教門,遠稟佛經復與大士,宛如符契?!?br />
    傅大士所唱的一些詩偈既然能和天臺宗的教義符契,傅大士的名望又久盛不衰,推出傅大士為旗幟便成為中興臺教的重大舉措。加上湛然的師父玄朗是傅大士的六世孫,“玄朗愿生兜率親近彌勒”,意欲繼存先祖傅大士的衣缽。清代大學者朱一新曾說,傅大士“六世孫玄朗禪師,定慧雙修,空有皆舍,衣不傳而無垢,燈以續而長明”。很明顯他也是先祖傅大士的繼承人。玄朗的弟子很多,有新羅(朝鮮)、僧法融、理應、純英等人。他不可能不對他的傳人湛然發生影響。而巴雙林寺也有天臺宗的遺跡,如傅大士夫人留妙光所居“雙?庵”,后人改稱為“止觀庵”就是明證。

    不平靜的后半生

    大同六年(540),啟帝置雙林寺,從此,傅大士一直住在松山,不再上京。中大同元年(546),梁武帝第三次舍身同泰寺,群臣出錢二億,才將他贖回。第二年,又在寺里住了37天,群臣花了一億將其贖回。其時臨賀王蕭正德父子欲謀反逆,他發覺后哭了一場加以訓誡就不追究了。正因為政刑弛紊,執法不及于親朋故舊,王侯益加驕橫,或白天公然殺人,或晚上打家劫舍。有司知之亦不敢捕,黎民百姓卻動輒得咎。這些事傅大士早有所感知,他曾用佛法規勸過梁武帝,帝沒有醒悟。

    梁武帝死后,侯景立蕭綱為帝,不久又把他殺了。侯景專門從事燒殺擄掠。他遣軍攻浙東,鼓勵諸將“破柵平城,盡屠毋赦”。江南赤地千里,白骨成堆,梁朝宗室諸王互相廝殺,最后同歸于盡,由陳霸先建立了陳朝。

    傅大士從建雙林寺后,即隱居松山,他自念今生,無可從心布施,撥濟眾苦。他看到當時十方無邊國土的一切眾生,解脫無因,就發愿,請佛慈悲,解救大眾。太清二年(548),發生侯景之亂。這一年,傅大士再次捐舍田園產業以設會。但是他的資產是有限的,光施財不解決問題,他就考慮用“法施”來感動上天和眾生。先是持不食上齋,接著準備自焚燒身,為眾生贖罪,并以此表示對罪惡行徑的抗議。但是他的門徒,個個都悲號啼哭,愿以身代。他們共同發愿將欲“莊嚴佛剎,克己灰身,成就勝德”。大家都“伏愿師主”,“久留世間”,“接養孤窮”,“利安貧老”。并且來挽留的人愈來愈多,有比丘法脫、法堅、普濟,還有居士傅長、傅遠等42人。這樣,傅大士就答應暫留人間。

    太清三年(549),梁運將終,國家一片混亂。傅大士將所有資財都散給處在饑荒中的貧苦大眾,并伙同門徒辛苦勞作,抬橡果、煮野菜粥度荒,還要節約糧食救濟貧困。大寶元年(550)春天,鄉里無牛耕作,傅大士便將耕牛送給老百姓使役,他們自己用人工代耕。承圣元年(552年)正月十六日,傅大士又舍田園家業,舉行法會,目的正如他的偈中所述:“傾資為群品,奉供天中天,仰祈甘露雨,流注普無邊?!?br />
    由于災禍連年不斷,“人民困苦,死亡者多”,地方上又發生水災。他們認為是佛法欲滅之兆征,認為只有絕食和燒身滅度才能請佛住世以普渡眾生。于是,弟子中有多人燒身滅度,還有割耳出血和香灑地及奉侍不食上齋者,幾百人。這些事實,現代人看來是迷信和愚昧,也無濟于事,且過于殘忍,但它是中華民族苦難史的組成部分;同時反映了我們的先人為了個人的修持和大眾的利益,不惜赴湯蹈火;也說明傅大士在當時人民中的威望,以及佛教和雙林寺在當時的影響和規模。

    在雙林行道期間,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傅大士的。有一次,有一個沙門來看傅大士,他對傅大士說:“聽說你修菩薩行,而修菩薩行的人,乞頭與頭,乞眼與眼,國城妻子,皆所不吝,今乞大士手中的香爐,你給我就是真菩薩,不給就不是菩薩?!贝笫空f:“給你也好,不給你也好,都不能證明是菩薩或不是菩薩?!边@個人就把香爐強搶了去。過了十余日,此人復來問:“我把你的香爐奪走,你怎么說呢?”大士說:“得如本有,失如本無,唯愿上人擎爐焚香,供養諸佛,生生世世增進菩提,常為善友?!边@個沙門感到非常慚愧,連忙把香爐送了回來。

    這段期間大士不時拿出糧食、財帛舉辦法會宣揚佛法。天嘉四年(563),他舍了50擔米、30匹絹。天嘉五年(564)照樣營齋,轉誦法華經21遍。這一年,還在會稽鑄寶王像10軀。自后五年人設六會如前。

    傅大士的一生,就是這樣“計籌度人,對機立教”,廣植善根,弘揚正法,“貪嗔癡”三業俱清,“根塵識”一絲不掛,立語言以垂教,示色相以參禪。

    到了大建元年(569),傅大士感到不能久住于世,乃作還源詩12章。同年四月,傅大士臥床不起,告訴他的兒子普建、普成:“汝等要慎護三業,精勤六度,行懺悔法,免墮三涂?!敝炼娜?,大士入涅?,年73歲。

    傅大士圓寂前,吩咐弟子于雙林山頂焚燒,其灰骨一分為二,一份安山頂塔中,一份安家上塔中,兩塔各作一彌勒像以標明形相。但是最后弟子們還是按儒家漢禮把他葬在山上。太建五年(573),陳宣帝下詔徐陵(南朝著名文學家)為傅大士撰寫碑文?,F原碑已無存,所幸碑文猶在,是義烏歷史上宋代尚存的七碑之一。

    傅大士對后世的影響是很大的。由于傅大士在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雙林寺數度成為佛教活動中心,歷史上規模之大、歷代帝王賚賜供養之盛非一般寺院可比。陳、隋兩代帝王大臣數百人為護法檀越,隋文帝、隋煬帝數次作書宣敕慰問住持,使雙林寺聲名大震,昭彰寰宇,成為“震旦國中,莊嚴第一”。北宋時,雙林寺尚余僧舍1200余間。英宗治平三年(1066)御賜“寶林禪寺”匾額,徽宗大觀毅年(1108)賜田40頃,其時僧眾以數千計之,寺內的止觀庵計有尼姑上千人,南宋嘉定十七年(1224),寧宗品定天下禪宗從林,寶林禪寺名列十剎之八。

    雙林寺歷史上高僧輩出。除前面提及的天臺宗八祖玄朗外,宋朝贊元和尚也是傅大士的后裔,再如慧集、慧和、慧則、傅旺、虛堂智愚、東陽德輝、水庵、紹大等都是有名的高僧。日本高僧最澄、源信、鐵印景印、寂室無止、大拙祖能等都曾在雙林為僧.其中元代尚有日本僧人24名。雙林住持東渡日本的有本覺、兀庵普寧、明極楚俊等多人,其中明極楚俊對日本文學發展影響很大,至今日本隊還非常崇拜他們和傅大士。雙林寺出家的唐代高僧無言通到越南傳教,成為越南禪宗主要派別的祖師,其史料被載入《中國大百科全書》宗教卷,成為該書所列中外古今佛教140余名重要人物之一。

    雙林寺屢劫屢興,香火不斷。新中國成立之初仍有相當規模。1994年,義烏市人民政府確定開發雙林風景旅游區,在原有寺院基礎上,重新規劃,修復雙林禪寺,恢復歷史原貌,使之成為民眾游覽勝地和佛教圣地。

    傅大士滅度至今已1430年了,但他的影響千秋不滅。南懷道先生說:“傅大士生于齊、梁之際,悟道以后,精進修持,及其壯盛之年,方顯知于梁武帝,備受敬重。而終梁、陳之間。數十年,始終在世變頻仍、生靈涂炭、民生不安中度過他的一生。他不但在東南半壁江山中弘揚正法而建立教化,而且極盡所能,施行大乘菩薩道的愿力,救災濟貧,不遺余力。當時江左的偏安局面,有他一人的德行,作為平民大眾安度亂離的屏障,其功實有多者。至于見地超人,修行真實,雖游心于佛學經論之內,而又超然于教外別傳之旨,如非再來人豈能如此?!备荡笫恳簧奶攸c是能合“空”、“有”為一義,能將解脫修行和社會參與二者統一起來。他不但是中國佛教史上一位超悟的禪師,而且還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一位哲人,一位思想家。

    最后,引唐朝詩人郎士元的《雙林寺謁傅大士》詩作為本傳的結束:

    草露經前代,津梁及后人。
    此方今示滅,何國更分身。
    月色空知夜,松陰不記春。
    猶憐下生日,應在一微塵。


    # 傅大士    {最后編輯時間:2021-06-11}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