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吳百朋


    (1519~1578),字惟錫,號堯山,浙江義烏人。明嘉靖二十六年進士.官至刑部尚書,與戚繼光生活于同一時代,為抗倭寇、平內亂、固邊防立下了不朽功勛,系一代名聞遐邇的儒將。

    吳百朋(1519~1578),字惟錫,號堯山,浙江義烏人。明嘉靖二十六年進士.官至刑部尚書,與戚繼光生活于同一時代,為抗倭寇、平內亂、固邊防立下了不朽功勛,系一代名聞遐邇的儒將。

    窮且彌堅 清廉勤政

    吳百朋原名“吳伯朋”,明嘉靖皇帝朱厚贈御筆“去人從百”,遂改名為“百朋”。在封建社會,皇上御筆改名,是為一種禮遇恩寵,皇恩浩蕩,臣下自當從命。

    吳百朋出生于義烏大元村書香門弟之家。父親吳瓊,為人正直,學識淵博,但他一生坎坷,郁郁不得志,又逢家道中落,生活困頓,度日艱難。

    明嘉靖三年(152),吳瓊曾以貢生資格,出任江蘇鹽城縣學教諭,掌教誨縣學生員。吳百朋是年7歲,遠離家鄉,隨父就學。

    吳瓊生性耿直,不善奉迎,對份內工作兢兢業業、盡心盡責。但三年任滿,未獲留任升遷,終于卷鋪蓋走人,仍回義烏老家當塾師,藉此糊口養家。

    吳百朋家境貧寒,自幼喪母,飽受生活的磨難。但他窮且彌堅,勤學好問,立志報效國家,為黎民百姓做事。

    吳百朋天資聰穎,3歲始學識字,5歲進塾讀《大學》,6歲詳《中庸》,7歲攻《論語》、《孟子》,8歲能寫一手好文章。他18歲赴府試中秀才,25歲參加省會試中舉。

    吳百朋青少年時代,四出求學,常常缺衣少食,同窗好友為他的“窮且彌堅,當忘乎遠大”的求學精神所感動,常常接濟于他。有一次,吳百朋去金華府城趕考。他把鞋子放入舊書箱中,換上草鞋趕路。到府城門口.才取鞋換之。

    有一段學子生涯,讓吳百朋終生受益,且又終生難忘。嘉靖十六年(1537),吳百朋正值19歲青春年華,經人舉薦,入南京國子監學習。他如魚得水,學業大進,同時還結識了一批志趣相投的文朋詩友,尤與平湖陸光祖意氣相投,終成莫逆之交。

    嘉靖二十六年(1547),吳百朋29歲,赴京參加殿試,金榜題名,登三甲進士。

    喜訊傳來,家鄉的父老鄉親喜出望外,期望吳百朋日后能報效國家,為民造福,有所作為。

    嘉靖二十七年八月(1548),吳百朋初入仕途,出任江西永豐知縣。

    當時的永豐縣地處窮鄉僻壤,經濟落后,民風粗擴悍野。正如《永豐縣令堯山吳侯脫靴碑記》所云:“永豐居深山大谷,無達官貴人往來,無商賈舟車輻輳,士民自耕讀而外無所事,故其性多質而近野?!?br>
    吳百朋下車伊始,就注重調查研究,重農桑,興水利,辦公學,倡孝悌,勸民風,戒爭斗,禁偷盜,省訴訟,減刑罰。不久“縣邑大治”。

    吳百朋出身貧寒,對貧困有深刻的體會。他認為貧困地區要因地制宜,發展生產,與民休養生息。這是事關國計民生的大事,一定要抓出成效,為民造福。于是他:“不為高亢立威,不為聰察用智,不為矯激行怪,以沽民譽。以慈愛持之,以廉明行之,以公恕事之,輒談笑麾之,或以二三言遣去。為豐三年間,治其一二甚者而已,是故豐民視吳侯如家人矣!”(《永豐縣令堯山吳侯脫靴碑記》)

    吳百朋初任知縣,百廢待興,工作千頭萬緒,又因水土失和,常常抱病在身,許多公事“乃臥床斷之”。知府不悅,常在背地里向上司說長道短。伯樂相馬,而上司卻賞識吳百朋的才能,夸獎道:“孰如永豐令之臥治者竟得最上考”,給予吳百朋政績考核為優等,并上報朝廷,不久即予升遷。

    吳百朋在離任時,永豐父老鄉親依依不舍,效“扳轅臥轍”故事,懇求他“留靴以存永思”。后南京太仆寺少卿呂懷曾撰《永豐縣令堯山吳侯脫靴碑記》,記下了這段感人的故事,傳諸于世。

    維揚抗倭 一發千鈞

    嘉靖二十九年(1550),吳百朋被提升為山西道監察御史,兼管長蘆鹽政,又負巡按江北的重任。

    明初,日本一些在國內失意的土豪與浪人,在中國沿海地區,武裝走私,搶掠商民,當時稱為“倭寇”。

    嘉靖二十九年(1550),吳百朋巡按江北,懲治貪官,打擊豪強,訪察民情,申雪冤屈,朝野為之震懾。當時,倭患猖撅,吳百朋殫精竭慮,多方籌劃抗倭大計。他發現無為州城墻崩塌,無險可守,倭寇乘機屢屢侵犯,燒殺搶掠,百姓深受其害,苦不堪言。他當機立斷,奏請朝廷“筑城御寇”。

    吳百朋發出公告,勸諭鄉紳百姓,大敵當前,要同仇敵愾。在他的倡導督促下,無為州是年七月初八開工,同年十月初告竣。城廓溝池,森嚴壁壘,眾志成城,嚴陣以待。倭寇聞訊后,再也不敢侵犯無為州。時禮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徐階對此贊嘆不已,受無為州黎民之托,曾撰《創建無為州城碑記》傳世,并在記中贊嘆云:無為州“唯賴吳君殆不免于焚劫”。

    不久,倭寇首領冢原井、龜善太郎糾集一萬余人,突侵瓜州,殺人放火,奸淫擄掠,百姓深惡痛絕,地方官束手無策,即使組織抵抗,也畏敵如虎,不堪一擊。這更助長了倭寇的囂張氣焰,欲把魔爪伸向揚州。

    揚州為兵家必爭之地,更兼都市繁華,人口密集,為江南膏腴富庶之地,倭寇早就垂涎三尺,千方百計圖謀取之。

    吳百朋接到瓜州告急文書,立即飛檄調集各處兵馬,馳援江蘇重鎮揚州。

    在赴揚州救援途中,“望江上湛浮肢解皆淮卒”,更有一參將“以單舸遁”。百姓惶惶不安,扶老攜幼,紛紛逃往揚州避難。揚州城下,數萬難民,望城號哭,哀求入城。而揚州郡守下令已“闔門者三日”,拒納難民入城。

    吳百朋抵達揚州城下,出示印符文書后,方獲入城。他氣喘未定,當即指責督撫、郡守諸官員:“何以拒民不救?”督撫、郡守等面有難色。吳百朋聲色俱厲,下令“開城納民”,督撫、郡守不敢違抗,數萬難民一擁而入。吳百朋傳令妥善安置,免出意外。吳百朋臨危不懼,神色自若,督撫與郡守等一再叩請吳百朋帶兵御寇,并獻上符印。

    在這危急關頭,吳百朋以民族利益為重,果斷地挑起這副千斤重擔。吳百朋號召全城軍民全力以赴,激勵他們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大敵當前,要以國家利益為重,要堅定信心,御敵自救,與揚州共存亡!”

    吳百朋雖系文臣,但他自幼熟讀兵書,加上平時注重兵略,所以調兵遣將,顯得從容不迫,調度有方,眾皆服之。

    薄暮時分,倭寇前隊5000余人已兵臨城下,安營扎寨,等候后隊兵至,企圖合圍,一舉攻破揚州。

    吳百朋分析敵情后,決定以攻為守,主動出擊。乘倭寇立足未穩,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遂挑選三千精銳兵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城掩殺。倭寇猝不及防,兵營大亂。明軍奮勇爭先,斬倭首4000余級。殘敵聞風喪膽,狼狽逃竄。后隊倭寇見大勢已去,不敢輕舉妄動,遂與前隊潰兵“遠遁”,對揚州城再不敢覬覦。

    揚州之戰,朝野震動。時任義烏知縣的汪道昆喜聞捷報后,欣然賦詩為吳百朋祝賀:

    使君寶劍七星明,截海揚帆斷巨鯨。

    開幕定傳書記檄,飛符先召伏波兵。

    大堤煙火連隋苑,高壘風云擁漢旌。

    六月三師愁汗馬,孤城桴鼓仗宏平。

    揚州之戰,對靖肅倭患,保護黎民百姓生命財產的安全,功不可沒。戰后,吳百朋加強城防,并奏請朝廷“筑東關外城,延袤十里”。從此,倭寇聞風喪膽,再不敢染指揚州。

    朝廷論功行賞,揚州督撫以下諸官員悉受不同程度的處分,唯吳百朋受嘉獎,詔賜金帛,他又將所賜之物,悉數獎勵下屬。

    揚州百姓感念吳百朋抗倭之大功,救命之大恩,立“吳公生祠”以祀焉。

    防務樊口 平寇虔州

    嘉靖三十四年(1555),朝廷因楚地(今湖北)是富庶之地,再加上嘉靖帝之“湯沐(親王封國)在楚”,所以格外重視,要選派有才于的御史去按察,藉以強化監督管理,加強調控。剛巧又逢楚地“大明堂”工程開工,大興土木,耗資巨大,朝廷委派吳百朋督辦。吳百朋精打細算,精心籌劃,使大明堂工程提前竣工,不僅工程質量好,已造價低,節省了大量人力財力,體現了他理財和管理的能力。

    吳百朋善于用兵,重視防務。因襄陽南聯秦隴,北接宛洛,西翼荊宜,東蔽漢陽,為古兵家必爭之地。而樊口為襄陽的門戶和外圍屏障,互為犄角。吳百朋經實地考察后,形成了襄陽、樊口的防務計劃,并上疏朝廷,奏請筑建樊口城墻。

    不久,朝廷批準了吳百朋的奏議。吳百朋事必躬親,親自參加籌資、設計、施工、督工等具體事務工作,使樊口修建城墻等防務工程進展順利。

    吳百朋因政績突出,屢建功勛,升為大理寺丞,又轉為少卿。大理寺為朝廷之司法機構,其主要職責是依律司掌刑獄訟案。按其品級,為正四品,吳百朋時年36歲,入仕為官歷8年。

    嘉靖四十二年(1563),吳百朋改任右金都御史,巡撫鄖陽。王命在身,吳百朋不敢怠懈,稍事準備后,上路赴任。適逢江廣告急,地方官員奏請朝廷委派得力官員發兵進剿。朝廷權衡利弊,決定改任吳百朋巡撫虔州,挑起抗倭平亂的重任。

    虔州即今江西的贛州。該地民風獷悍,生性刁蠻好斗,是各地作奸犯科之罪犯逃亡的聚集地。尤其是粵東潮海地區,倭寇侵擾10余年,這些壞人賣身投靠,與倭寇相勾結。他們占地千里,筑關隘、修堡壘,各聚亡命之徒數萬,自立為王,并暗布偵探,刺探軍情,伺機作亂,禍害地方。

    明朝中后期,吏治腐敗,地方官報喜不報憂,對地方的動亂采取妥協招撫的辦法。賊寇虛與敷衍,偽受招撫,不久又出爾反爾,全無信用可言,所以屢撫屢反,終為禍害。

    吳百朋分析形勢后認為,山寇與倭寇內外勾結,狼狽為奸。山寇之患不除,倭患也難平息,要伺機各個擊破。吳百朋火速調兵遣將,進行戰略部署,并下令諸將懸賞,分化瓦解山寇。

    吳百朋初到虔州,倭寇又犯潮州,接到皇帝旨諭,命他調集兵力討伐潮州之倭寇。盤踞在香家的山寇楊益趁機外出搶掠,后方告急。吳百朋急令漳平縣令魏文瑞派兵狙擊。魏文瑞全軍覆沒,軍情危急,吳百朋急勒所部將士百里奔襲。出奇制勝,用火攻之策,焚燒楊益老巢。楊益措手不及,狼狽逃竄。吳百朋聲東擊西,全面出擊,經過10余日的激戰,搗毀山寇巢穴40多處。楊益束手就擒,押赴京城廷審后斬首。

    后方初定,吳百朋急回師潮陽。倭寇驚惶失措,但又恃人多勢眾,負隅頑抗。時倭寇新舊合營有二萬余人,盤踞在絨水都、神山溝一帶。吳百朋精心部署,激勵將士乘勝進軍,首戰潮陽,務求全勝,挫敗倭寇之囂張氣焰。潮陽一戰,打得艱苦頑強,在強大的攻勢面前,倭寇大敗。

    吳百朋率軍馬不停蹄,一鼓作氣進軍饒平、秋溪,倭寇聞風喪膽,大敗而逃。特別是海豐一戰,大敗倭寇,殲敵5000余眾,俘敵逾千,殘余倭寇乘船而逃,再不敢復顧,潮陽地區倭患遂絕。

    這在吳百朋《移鎮信豐生擒諸渠捷至》詩中可見其欣喜之情:

    山城曾弭文成節,我方雙甄指谷川。

    日月新開豺虎道,風霆直掃棘菁煙。

    嶠陰死戰輕三伏,閭左生全可百年。

    白發漸生金革里,歸山無計負先賢。

    諸如這類詩作的還有《凱旋舟中簡守巡兩君》:

    六月宵師束馬前,云旗雷鼓震前川。

    兔營瘴窟今烏有,龍洗天兵夢偶然。

    五嶺炎風催戰日,一江秋水凱歌年。

    自憐多病淹南服,濟世安危在數賢。

    倭寇既平,吳百朋乘勝進軍,又出擊平樂、始興、程鄉、黃沙一線,使依仗倭寇之勢叛亂的諸賊皆破之。

    接著,又在漳潮地區會師,擒獲叛亂賊首吳平。又會師翁源、河源,逮住曾東田、馬元湘、李春文諸叛亂頭目。此外,龍門、英德、和平、云溪鎮、李村、鴻雁洲、乍阡、歐公坑、血流浦、南浦等山寇巢穴盡皆攻破。

    三巢治亂 建縣南定

    嘉靖四十二年(1563),吳百朋英勇善戰,靖倭寇、平叛亂、安百姓,一時名聲大振,當地百姓簞食壺漿,犒勞王師。當地郡守、縣令也爭著奉酒酬功,并請求吳百朋乘勝攻下三巢,以絕后患。所謂“三巢”,即下歷、岑崗、高砂,方圓700里,原系依智高屬地。依智高為壯族首領,宋朝時曾建“大歷政權”,后為宋室所統一?!叭病钡胤蕉喑缟骄X,為罪犯盜賊之聚集地。他們占山為王洞機侵擾鄰近的府郡州縣,為百姓所痛恨。官府雖多次進剿,均糜費錢糧,無功而返。

    地方官上報朝廷的奏議認為,“三巢”須請省會剿,調兵30萬,糧草等軍用之費逾百萬。吳百朋分析敵情后,上疏奏請:一是由他獨任“平三巢”總指揮,決斷一應軍務;二是調用駐扎在虔州的3萬兵力歸他全權指揮;三是留抄沒奸相嚴嵩之家產,籌餉20萬兩銀子為軍用開支。不久,嘉靖皇帝批準了這個平亂計劃,委吳百朋以重任。

    下歷為“三巢”之首,賴清規為首領,其他“兩巢”均聽命于他。岑崗李文彪死后,其子李珍與江月耀繼之。高砂首領為謝允樟。

    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吳百朋受命后移鎮信豐,日夜兼程,直撲下歷。下歷地形復雜,用大兵團作戰,等于拳頭打跳蚤,難以奏效。

    吳百朋兵分數路,采取各個擊破的作戰方略,大小激戰凡30余戰,給賴清規以毀滅性地打擊。大局初定,吳百朋又乘勝追擊,在當地鄉民的幫助下,找到捷徑小路,直搗賴清規在鐵坑、銅鼓峰之老巢,賴清規籌賊首在激戰中

    被亂兵所殺,下歷得以平定。

    初戰告捷,諸將請戰,要求乘勝追擊,再破岑崗、高砂兩巢。

    吳百朋分析道:敲山震虎,我們取下歷是出其不意,速戰速決,打得狠,致賊于死地。今下歷已破,賊首伏誅,已是群龍無首。如果移師再取,要防備兩巢困獸猶斗,狗急跳墻,倘若他們利用有利的地形與之周旋,對我們反而不利。今下歷既定,余峒膽寒,可不戰而屈,為將之道不在多殺戮為功。預計岑崗、高砂兩巢也指日可破。果然不出所料,岑崗的李珍、江月耀,高砂的謝允樟率眾投降伏罪。吳百朋善于用兵,破一巢而三巢皆平,為朝廷所嘉許,晉升大理寺卿,為正三品,不久改任兵部右侍郎。

    “三巢”既平,吳百朋在此地設置定南縣,“設官吏以治之”,使這一帶百姓安居樂業。

    吳百朋巡撫虔州,抗倭平亂凡六年,組織大小戰斗150余戰,計斬敵首22965級,解救被虜男女18146人,破賊巢穴120余處。朝廷為嘉獎吳百朋之功,賜金銀二次,召見嘉許三回,進吳百朋二品官職薪俸,蔭一子。

    吳百朋巡撫虔州六年,戎馬倥傯,但他不失儒將風度,在繁忙的軍務之余,酷愛讀書、寫詩、作文,著有《撫虔志》、《用兵紀實》等,惜皆佚散。

    為紀念吳百朋撫虔六年抗倭平亂的功績,赤城秦鳴雷曾撰《督撫南贛堯山吳公平寇碑記》傳世。

    嘉靖四十二年(1563),海瑞調任贛州興國知縣。興國地薄民窮,吏治腐敗,積重難返。海瑞針對當地的實際情況,制定《興國八議》,厘清宿弊,發展生產。海瑞的改革方案遭到地方惡勢力的阻撓,海瑞上報南、贛、汀、漳巡撫吳百朋,得到其大力支持。于是,興國大治。吳百朋知人善任,大力薦舉,使海瑞得以重用。

    巡視三鎮 抗逆權貴

    明隆慶二年(1568),吳百朋任刑部右侍郎。時父喪,吳百朋生性純孝,遭此大變,更是悲切,回籍守制三年。

    守制期間,吳百朋深居簡出,閉門讀書,整理文稿。有時也從事農稼,享受田園之樂。此外,吳百朋還抽閑課教子孫,共享天倫之樂。

    時義烏城東的東江橋毀圮己10余年,阻隔交通,十分不便。吳百朋大力倡導修復,自己節衣縮食,主動捐獻一大筆俸銀相助。舊《義烏縣志》之《東江橋重修記》曾記錄了這段史實?!岸n”期滿,改任北京兵部左侍郎。

    時高拱任首輔,高拱是明中葉有才干的政治家之一。高拱出任首輔后,出臺了八大改革舉措,加強邊防即是其中之一。吳百朋深得高拱器重,是高拱改革政策的忠實執行者。

    萬歷元年(1573),明神宗朱翊鈞繼位,遵高拱之議,賜吳百朋飛魚服一件,并命其巡閱宣化、大同、山西三鎮,又賜與特權,許其“所見便宜以對”,意即可以相機行事。

    吳百朋巡視三鎮七個月,深入調查研究,提出許多切實可行的建議。他上疏奏請修筑宣化女墻22500丈,新筑城樓70余座,修筑大同內外城墻10000丈。又呈請屯政、河防、邊防等防務條陳15件。上報新繪制的邊防地圖,其關隘險要,地形地貌、交通道路、居民人口等皆“歷歷如指掌”。

    明朝中后期,吏治腐敗,兵事防務松弛,弊端多多。吳百朋查出大帥馬芳貪污兵餉、中飽私囊等諸多不法之事,便義無反顧,上疏參劾。

    當時辦事有嚴格規定,凡向皇帝上疏,均需先向首輔張居正呈進副本,俟首輔認可后方得上奏。而馬芳與張居正私誼深篤,又是江陵同鄉。張居正雖為一代有作為的賢相,但他高傲自大、嫉賢妒能的劣行也昭然于世,他百般阻撓,有意偏袒馬芳,使這件事不了了之。

    吳百朋生性耿直,敢說敢當,不肯攀附權貴,早已引起張居正的諸多不滿。自朝廷從南臺召張居正官居要職以來,凡文武百官有事求見,都得中途下轎,騎馬而進,吳百朋卻乘轎而往。張居正心中怏怏不樂,而吳百朋卻神態自若。

    有一次,張居正宴請吳百朋。張居正席間言道:“吳公善于用兵,還是談兵事吧?!眳前倥蟛灰詾槿坏鼗卮穑骸拔铱从行┦虑楸日劚赂匾?,如有些官員并無大罪,而有人卻無中生有、小題大作,千方百計羅致罪名,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對這類案件,你作為首輔,難道就沒有一點責任嗎?”張居正臉色陡變,敷衍道:“這全是中大人的意見?!眳前倥笾獤|廠太監馮保為皇上親信,權勢炙手可熱,而張居正為己之私利,奉迎馮保,與之結盟聯手,撈取更大的權力。再加上張居正排擠高拱,這早引起吳百朋的不滿,骨鯁在喉,不吐不快,吳百朋不以為然地譏諷道:“太監能干什么好事?”張居正聞言驚惶失措,無言以對,從此對吳百朋更為不滿,“遂挾私報復”。明萬歷元年(1573),吳百朋因讒被罷官回籍。

    殉職任所 名垂青史

    萬歷三年(1575),朝廷頒詔起用吳百朋,為南京右都御史,兼署參贊刑部事務。

    萬歷五年(1577),吳百朋升任南京刑部尚書。因其時刑部主官久虛,案件壓積如山。吳百朋上任后,不辭辛勞,認真審查復核各類案件,務求公正,執法如山。做到既不草菅人命,也不助紂為虐。

    萬歷皇帝為嘉許吳百朋,賜御聯一幅,其聯是:“德尚中行副朕心之簡托,才堪大用信濟世之英賢?!?br>
    萬歷六年(1578),一代抗倭名將吳百朋終因積勞成疾,歿于任上,時年60歲。

    萬歷皇帝派主事王再聘,護送吳百朋靈柩歸葬義烏故里青龍山,圣諭祭祀。明崇禎六年(1633),朝廷為追念吳百朋的功績,謚“襄毅”。

    吳百朋為官數十年,清正廉潔,一生儉樸,所居房屋甚是簡陋,只能擋風避雨。衣服、被褥,均屬普通,并不華麗。有一年寒冬,吳百朋巡視雕鶚堡,家里人給他做了件繡花的新棉袍,吳百朋堅持不肯穿。將士們見了,深受教育,都主動脫去身上的錦衣繡袍。

    吳百朋巡按楚地,督工建造大明堂楚邸,以吳百朋廉能,屢有賞賜,吳百朋拜受后,“輒封識藏之”,離任時又悉數奉還。

    吳百朋巡撫虔州,抗倭平亂六年。離任時,將他按例應得的“逾額者十七萬金”悉數上交國庫。離任時單車就道,一無所攜,其清廉之德深得部屬的敬佩。

    吳百朋一生勤奮好學,其主要的傳世之作有《吳百朋奏疏》3卷,《南贛督撫奏議》存l、3、7卷(余佚失)及部分詩稿等。其它著作如《撫虔志》、《用兵紀實》等惜已佚失。

    吳百朋從嚴治家,倡導耕讀家風。他常常教育子孫要自立自強,好自為之。其夫人王氏因相夫教子,賢德聞名鄉里,被朝廷封為誥命一品夫人。常言道:“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倍鴧前倥蠹易鍏s不盡然,歷代均有人才涌現:子吳大瓚,官至知府同知,著有《抱膝居稿》;孫吳存中,擅書法,著《書論》2卷、《字學》10卷;曾孫吳之器,舉人,官至兵部車駕司主事,著有《婺書》、《婺書別錄》、《明月齋稿》等;曾孫吳之文,舉人,著有《得山堂文稿》12卷、《詩稿》26卷等;曾孫媳倪仁吉,乃一代才女,工書畫、精音律、善刺繡,著有《凝香閣詩稿》……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吳百朋已遠去400余年,當我們拂去歷史的塵封,睜大雙眼重新打量和審視一番后,我們便會肅然起敬,體驗到一種偉大精神的升華,感受到一種人格力量的折射。

    吳百朋,一代抗倭名將!



    主要參考資料:

    《明史》卷二二○,(清)張廷玉等撰,清武英殿刊本

    《中國通史》第九卷,白壽彝總主編,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3月版

    《國朝歷科題名碑錄初集》,清乾隆刊本

    《婺書》,(明)吳之器編著

    《(嘉慶)義鳥縣志》

    義烏大元村吳百朋紀念館《吳百朋生平事跡介紹》,吳厚榮編撰

    《義烏大元吳氏宗譜》,(清)同治壬申版

    (作者簡介)駱有云,男,浙江義烏人,1955年3月生,大學畢業。當過農民,教過書。歷任義烏市稠城鎮中教導主任、市政府辦公室秘書科科長、中共吳店鎮黨委副書記,現任義烏市住房資金管理中心主任,市政協學習與文史資 員會特邀委員。出版著作有散文集《風雨旅途》。


    # 吳百朋    {最后編輯時間:2010-05-22}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