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駱賓王畫像今何在?


    就在有人以高價收購畫像未果的1996年,有竊賊撬掉二樓鐵柵破窗而入,駱賓王畫像真摹版本被盜。
    關于駱賓王畫像的風雨史話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讀到這首《詠鵝》詩,很多人腦海中都會迅速浮現出駱賓王這個名字。駱賓王,初唐一代詩風,文學史上地位很高。清兵入關攻破南京之后,魯王避亂臺州,兵部尚書、東陽人張國維去臺州迎魯王到紹興監國,向魯王討得宮藏駱賓王畫像一軸。

      此畫像上款為《唐侍御史駱賓王御贊》:“溫乎其色,裕乎其容;沖乎其度,浩乎其胸;職居鐵面,四海春風;光前裕后,作孝作忠。”下款蓋有玉璽。駱賓王手持朝笏,身著飾以鷺鷥的六品文官服,顯為明代畫師所作。張國維將討得的畫像交給東陽駱氏后裔珍藏,傳至今500余年,為國家一級文物。

      1995年,義烏賓王公園竣工,計劃在公園門口立駱賓王銅像,苦于找不到原型。聽說畫像珍藏在東陽民間,駱氏后裔駱仲華匆匆趕到東陽尋訪,數日未果,后來打聽到畫像保存在駱店村,就一路找到駱店。

      駱店(現為安溪村駱店)位于東陽歌山鎮,分上駱店、下駱店,西與城東街道李宅社區接壤,為東陽駱氏后裔主要集聚地。聽說義烏族人來認祖,駱品濟老人熱情地接待了宗弟駱仲華。一番寒暄之后,駱仲華直奔主題:“我受義烏族人相托,特地前來借先祖賓王公畫像,保證按時送回。至于借期內押金,不論多少,開口就行。”駱品濟笑笑說:“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畫像的確珍藏在我村,但畫像歷經數百年,多次絕處逢生,所以族里訂有規定,概不外借。不過,我這里有一張畫像的照片,你帶回去臨摹一軸如何?”駱仲華得到照片,好不歡喜,千謝萬謝而去。

    柴蓬留余生

      駱賓王畫像最早存放在駱氏家族的哪一支?后來是怎么來到駱店的?這得追溯到1000多年前的唐代。

      自從徐敬業兵敗,駱賓王逃遁之后,其中一支后裔到東陽孝德鄉(歌山鎮一帶)的里東塢隱蔽,駱賓王的畫像就是由這支后裔所保存。到了清初,個別紈绔子弟屢犯奸科,觸怒官府,派兵征剿,村莊燒成一片焦土,駱氏子孫作鳥獸散,賓王畫像從此不知去向。

      不曾想到二百多年后,賓王畫像又悄然來到孝德鄉。

      清光緒末年,佐村秀石坑一位孤寡老婦,背著畫像來到歌山東南的練湖村,向族長說明來意后被請進駱家祠堂。老婦開門見山說:“我背來的是先祖賓王公的畫像,它遭受了數次劫難。也是我祖命大,絕處逢生,今天將它送回駱氏嫡系子孫手里,可謂得其所主,我亦可放心了!”說完展開畫像,御贊玉璽不差分毫,無疑是真傳畫像。老婦娓娓敘述了畫像保存下來的經過情況:

      “據太公說,那次征剿之后,先祖從里東塢背著畫像逃到東邊山坳里住了下來。咸豐年間,由于戰亂,太公怕畫像被燒毀,就用一條被絮包裹起來,外用濕稻草捆好塞進柴蓬里,以為萬無一失。誰知亂兵燒了房子后又點著了柴蓬。等亂兵過后回村,看見柴蓬還在冒煙,太公趕忙搶出被絮,虧得用濕稻草包裹,繩子又扎得緊,畫像基本無損,真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老婦說:“太公臨終留下遺愿,希望駱氏子孫世世代代珍藏好畫像。而今我族人眼看房份式微,只恐將來畫像流失,打聽到你村也是賓王一脈,故送與你們妥為保存。”族長聽了老婦的一番講述,心存感激,但也不無擔憂地說:“我村地勢偏低,東陽江常年發大水沖沒村子;另外我村地處平原,萬一有個兵燹,必然首當其沖,這么重大的保護職責,恐怕擔當不起,還是你老先存著,日后再作計較吧!”

      老婦失望地將畫像背了回去。也幸好那次沒有收留,1922年逢百年一遇洪災,練湖村被沖為一片廢墟,畫像躲過了又一次劫難。

    寶像歸原主

      1929年,駱店村的駱蘭海去磐安行醫,來到秀石坑,一個老婦隨意問他家住何處,聽說是駱店人,老婦笑得合不攏嘴:“我們百年前還是一家呢,你知道先祖賓王公嗎?”

      駱蘭海讀過四書五經,1913年駱店做宗譜的時候還任過譜董,今日聽到老婦提起先祖,他嘆了一口氣說:“我們是賓王的嫡傳子孫,可惜找不到先祖的畫像。”

      老婦聽后眼睛一亮,急急跑到樓上取出畫像,下樓對駱蘭海說:“祖宗有靈,賓王公畫像存在我家數百年了,今日可以完璧歸趙了。”

      駱蘭海喜不自禁,顫抖雙手打開畫卷,邊看邊說:“謝謝你老人家,族人尋他幾百年了,真是寶像??!我馬上回去邀族人莊嚴地將寶像請回去。”

      回到上駱店后,駱蘭海馬上召來下駱店的族長到祠堂商量,聯合梓澗、練湖的族人,湊足十八塊銀元作為對老婦保存畫像的獎賞,然后選出代表同到秀石坑,放起鞭炮將畫像請了回來。

      為了畫像不再失落,駱蘭海請名畫師另外臨摹一軸,兩軸畫像酷肖,不差分毫,從此賓王畫像有了兩個版本。

    歷劫又逢春

      1966年,文革破“四舊”,駱店祠堂堆滿了被紅衛兵清查出來的古書、宗譜、畫像、古董,準備第二天當眾銷毀,駱賓王的兩軸畫像也無法幸免。

      木匠出身的駱品濟,頗有俠義心腸,他知道賓王畫像的價值,決定冒險營救。在族人的掩護下,他沖進祠堂,搶救了兩軸畫像、一本譜序和記載自己這代人的世系。

      回到家后,駱品濟為難起來了,四件寶物藏到何處好呢?思索許久后,覺得還是藏到種玉米的自留地里穩妥。于是他將四件物品包上布放進尼龍袋,連夜去地里挖坑埋好。第二天下起了淅淅瀝瀝的細毛雨,他轉念一想,尼龍布時間久了也要滲水的,當晚又從地里將東西拿回家,忽然想到木結構的住房抽面很寬,是個藏東西的好地方。他撬掉抽面頂上的樓板,將抽面鑿出深槽,放進畫像和宗譜,再將樓板釘回去,一絲痕跡也看不出來。

    畫像去何處

      “文革”結束后,畫像一直由駱品濟收藏。他愛若至珍,每年正月初一在中堂展掛一天就小心翼翼收藏起來,到“六月六,曬箱籠”這天,無論走多遠都要回家翻曬畫像,殺死蠹蟲,然后珍藏在一只他為畫像特做的木箱里,灑上樟腦粉,懸空擱在木柵上。曾有一北京畫販以百萬高價收購此畫像,被駱品濟拒絕。

      自從有畫販到村子轉悠之后,畫像引起了村里人的重視,提議將畫像懸掛到村校里供大家瞻仰。村支書駱單生出面做駱品濟的思想工作,讓他交出畫像由村里統一保管。村委會委托駱蘭海的孫子、退休干部駱啟元專職保管,規定每年正月初一在村里展掛一天,派人專門站崗放哨。村人駱月明為畫像拍了彩照,寄東陽市政協文史委,刊印在《東陽文史專輯》上公諸于世,重修《梅林駱氏宗譜》時將畫像印在宗譜前面。

      就在有人以高價收購畫像未果的1996年,有竊賊撬掉二樓鐵柵破窗而入,駱賓王畫像真摹版本被盜。從此,在東陽保存了500多年的寶像失蹤了。有人說曾在北京某文物商店露過面,但消息只是傳言,并不可靠。

      人們在痛心疾首地呼喚:何時才能追回這件稀世珍寶呢?


    # 駱賓王畫像今何在?    {最后編輯時間:2007-03-16}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