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義烏上溪吳晗故居


    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年代:民國初年

    地址:義烏市吳店鎮苦竹塘村

    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座落地址:上溪鎮苦竹塘村 
    年代:民國初年 (1924年)
    文物本體:故居坐東北朝西南,面闊五間,通面闊20.72米,通進深11.4米,占地面積463平方米。
    文物價值:明史專家、民主黨派的北京副市長、《海瑞罷官》作者,“文革”第一受害人吳晗的故居。 
    保護范圍:吳晗故居建筑本體外延,西南延2.5米至石子路外側,東南延1.5米至石子路外側,東北延至吳璀云戶南墻1米處,西北延16米至水泥路外側,占地面積為971平方米.
    建控范圍:保護范圍處延,西南面外延47米至吳瑯珍、吳樟清、何如勛等戶外墻路;西北面外延48米至吳瑯云、何如勛等戶外墻大路、東北面外延48米至吳樟弟、吳璀樟、何如飛 等戶外墻水泥路;東南面外延30米至吳瑯珍、吳珠明、吳珠權、吳璀仕、何如飛等戶東外墻路,所構成的封閉區域。占地面積 為12547平方米。

    吳晗故居  建于清宣統年間。坐東朝西。系院落式庭院建筑。1進5開間,左右廂房各 1間,均有樓。故居內陳列著吳晗使用過的遺物。故居大門上方鑲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烏蘭夫親筆題寫的“吳晗同志故居”青石匾額。照 墻內壁左側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彭真于1983年為《吳晗史學論著選集》撰寫的親筆題詞青石碑。右側有吳晗生平簡介青石碑。正堂兩 邊各懸掛一木刻條幅:“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留取丹心照汗青”,系北京市政協副主席、“三家村”幸存者廖沫沙1984年夏為吳晗故居揭幕親筆題寫。

    著名歷史學家吳晗故居在義烏市上溪鎮苦竹塘村,距義烏市區18公里,為已故著名歷史學家吳晗的家宅。由吳晗父親吳瑸玨于1924年所建,系前廊式天井院磚木結構建筑,占地面積463平方米。故居坐北朝南,面闊五間,通面闊20.72米,通進深11.4米,建筑面積440平方米。故居大門上方嵌有原國家副主席烏蘭夫親筆題寫的“吳晗同志故居”青石匾額。吳晗在這里度過了童年和少年。

    吳晗冤案早已得到昭雪。鄧小平同志親筆題寫在北京清華園內的“晗亭”和這座故居,便是留在人們心中的永恒的紀念。

    苦竹塘村是一個別具匠心吳店鎮僅三里路的村莊,因塘得名。塘就在村子的西南面,面積原有300余畝。塘的兩面鄰山,東邊的苦竹山像頭水牛。傳說這頭“?!笔菑目嘀裉晾镒叱鰜淼?,睡下以后就成了一座山。村的北邊也有一座山,因為坐落在村子的后邊,人們習慣叫它老后山。村子的外圍現已錯落有致地立起了許多新樓,但村子中間卻鱗次櫛比地毗連著眾多的舊式民居。這些民居大多是高墻深院,一律的青磚青瓦。從那一方方斑駁的門匾,從屋檐上厚厚的青苔和衰草中,可以感覺到這些建筑物的高齡。

    著名歷史學家吳晗故居在吳店鎮苦竹塘村,它是1924年建的院落式民居建筑。吳晗故居占地面積207.06平方米,屬典型的南方開井院住宅。故居分二層,主體建筑呈軸對稱分布,正堂明間為中堂,兩側為廂房,門前為花園。左次間為吳晗同志的臥室書店兼客房。踏進大門,赫然入目的即是高懸在大門上方、原國家副主席烏蘭夫題寫的“吳晗同志故居”青石刻碑。照墻內壁左右分別嵌有原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彭真同志親筆題詞和吳晗同志生平簡介的青石碑刻,內容為“吳晗同志從一個勤奮治學追求真理不斷進步的歷史學家和愛國的民主主義者轉變為共產主義者的道路是本世紀我國知識分子的光明大道”,給吳晗以很高的評價,使這座建于1924年的古老院落更增添了莊嚴肅穆的氣氛。東廂房就是舊時吳晗父親的書齋,右廂房曾是吳晗的臥室兼書房,吳晗就在這兒度過了童年和少年時代。吳晗的祖父是略懂詩書的老先生,死后留下一部《御批通鑒》,想不到這本書成了吳晗學習歷史的啟蒙“老師”,引導他走上研究歷史的道路。父親從小教他識字做詩,7歲的吳晗就搖頭晃腦地吟詩了。駐足凝神,我們似乎猶能聽到吳晗幼時的朗朗讀書聲。

    故居中堂上懸掛著吳晗的油畫像,眼鏡后邊的目光透出學者的睿智和敏慧,那嘴角邊流露出來的和藹的微笑,充滿著對生活的愛,對人民的愛。畫像兩旁的木板上刻著廖沫沙悼念戰友的題詞:“留取丹心照汗青”,“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边@題詞可以說是吳晗一生的寫照。

    作為一名歷史研究者,吳晗深深酷愛著自己的祖國,也立志要為祖國悠久的史學研究作出貢獻。他治學嚴謹,深研勤讀。30年代初就讀于清華大學,就相繼寫下了《胡惟庸黨案考》、《胡應麟年譜》等論著。40年代,他逐步擺脫了“科學救國”論的思想束縛,開始從書齋走入社會,毅然加入“民主政團同盟”,以歷史題材的雜文為武器,與國民黨反動政府作斗爭。村里89歲的老人吳璧林深情地向我述說著吳晗1946年初夏回故鄉的情景:身著一件粗布衫,腳穿一雙草編蒲鞋,走村串戶,訪貧問苦,搜集了大量素材,完成了《浙道難》、《第八大隊》等3篇還鄉散記……

    吳晗是一個正直的學者,他那剛正不阿的性格,就像那玉膚金節、挺直秀拔的苦竹。在白色恐怖的年代里,重慶的“國立編譯館”約他寫一部明史??僧攨顷蠈懲暝摃八恼滤腿ズ?,該館的一些人看到書中有紅軍(元末農民起義軍頭上包裹一塊紅布,當時人稱紅軍)字樣,竟要求吳晗同志把書中的“紅軍”一律改為“民軍”(當時地主階級組織的武裝隊伍),即可出版。他用堅定的態度回答了國民黨的官方出版機構:“我寧可不出書,這個字萬不能改!”在50年代后期,吳晗以敢想、敢說、敢做的大無畏精神,七易其稿,創作了歷史京劇《海瑞罷官》??晌聪氲?,這個劇本“文革”中竟成了吳晗的一大“罪狀”,他被綁跪在烈日下,挨打被罰,被摧殘得奄奄一息??墒?,面對殘酷的文字獄,他不屈膝求饒,不牽累同志師友,就像寧折不彎的苦竹,憤怒地說:“只要能活下去,我就要同姚文元清算!”真是正氣浩蕩,千秋不絕。

    吳晗作為“文化大革命”那場劫難中第一個屈死的名人,于1969年就早早地離開了人世。但歷史是公正的,其冤獄早以得到昭雪。為了紀念吳晗同志,發揚吳晗精神,1984年11月,義烏市隆重舉辦紀念吳晗同志的活動,并舉行了吳晗同志故居揭幕儀式。如今,這個被首批命名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已成為革命教育的場所,每年有數以萬計的人前往瞻仰。鄧小平同志親筆題寫的清華園內的“晗亭”和這座故居,便是留在人們心中的兩座永恒的紀念碑。

    上世紀50年代初,吳晗及胞弟吳春曦寫信給當時的義烏縣領導,要求把房產無償獻給地方政府。1984年9月,吳晗故居被義烏縣人民政府公布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并撥??钸M行了維修,基本上恢復了故居的格局和原貌。同年,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的烏蘭夫親筆為故居題詞,北京市政協副主席、“三家村”幸存者瘳沫沙為悼念戰友題詞為“留取丹心照汗青——紀念吳晗同志”、“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吳晗故居揭幕儀式紀念”。2005年吳晗故居被評為第五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 [省級文保單位] 上溪吳晗故居    {最后編輯時間:2018-12-28}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