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宗澤(宋代抗金名將)


    (1060~1128),字汝霖,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生活于民族矛盾極其尖銳復雜的北宋、南宋之交,是在抗金斗爭中涌現出來的杰出政治家、軍事家,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

    宗澤(1059-1128),字汝霖。宋代抗金名將。嘉祐四年十二月生于今聯合鄉新廳附近的板塘村,后遷移福田鄉宗宅。 元符元年(1098),任浙江省龍游縣令,并創辦學校,聘請教師。崇寧二年(1103),出任山東膠水縣令。政和三年(1113),調知山東掖縣。宣和元年(1119),因反對朝廷連結女真攻打契丹,被貶提到南京鴻慶宮。公元前1126年9月,68歲的宗澤率領隨從十多人一到磁州,就抓緊布置防守,整頓防務,訓練士兵。不久,金兵進攻了磁州,他利用自制的神臂弓打退了敵人,還派兵襲擊敵人糧道,連破河西敵軍三十余村寨,從而振奮了軍心民心。1127年,康王趙枸即位稱帝。由于李綱推薦,宗澤留守開封。7月薪8日,宗澤連呼“渡河!渡河!渡河!”就永遠閉上了眼睛,終年70歲。宗澤的兒子宗穎與岳飛護送靈柩到鎮江,與夫人陳氏合葬于京峴山麓。前來瞻仰掃墓的游人絡繹不絕。1937年重修,在墓前石碑坊橫匾鐫刻“民族之光”,柱上刻有“大宋瀕危撐一柱,英雄垂死黨三呼?!?984年再次整修,墓前石柱的背面刻有一聯:“頒表八百年前勛績承昭明于日月,錫垂萬千載后璞璣長炳耀乎乾坤”。


     

    宗澤(1060—1128),字汝霖,是北宋、南宋之交在抗金斗爭中涌現出來的杰出政治家、軍事家,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

    博學廣識  文武兼備

    北宋嘉祐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宗澤出生在義烏山村石板塘一個貧寒的耕讀之家。宗家雖貧苦,但有“耕讀傳家”的傳統,父親宗舜卿就是一個鄉村知識分子。宗澤自幼隨長兄宗沃參加勞動,農閑則在父、祖的教導下,讀書識字。天資聰慧的宗澤,勤奮好學,從小就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基礎。大約宗澤十幾歲時,宗家舉家遷居交通比較便利,商貿、文化較為發達的廿三里鎮。在那里,宗澤視野擴大了,耳聞目睹宋王朝吏治腐敗和外敵頻仍,萌發了救國救民的思想抱負。不到20歲的宗澤毅然辭家外出游學,歷時十余年,就學之地多達數十處,“求師承于四方”。他不僅悉心求學,研讀“古人典要”,而且學以致用,考察社會,了解民情,孜孜不倦地追求治國之道,逐步看清了整頓吏治是解決政治腐敗的關鍵所在;同時眼看遼國、西夏屢屢入侵,也產生了靖邊安境、為國效力的思想。于是他認真研讀兵書,苦練武藝。這樣,宗澤迅速成長為一個博學廣識、文武兼備、富有理想和抱負的青年。

    元祐六年(1091),宋廷舉行省試、殿試。年已33歲的宗澤,通過發解試后,千里迢迢前往京城開封應省試。宗澤通過省試(禮部試)后,進入殿試。當時秉政的高太后傳旨,廷試對策需限以字數。宗澤在殿試時,不顧字數限制的規定,洋洋灑灑寫了萬余言,力陳時弊,還批評朝廷輕信吳處厚的誣陷而放逐蔡確,認為“朋黨之禍自此始?!边@是宗澤第一次在政治上亮相,就充分反映出他革除弊政的強烈要求以及與邪惡勢力作斗爭的勇氣和決心。主考  官“以其言直,恐忤旨”,將宗澤置于“末科”,給以“賜同進士出身”。宗澤雖未能名登榜首,但畢竟通過了科舉考試,從此開始步入仕途。

    為官一任  造福一方

    元祐八年(1093),宗澤被派往大名府館陶縣任縣尉兼攝縣令職事。宗澤上任后,該縣屬吏見宗澤年輕又初次為官,均有輕視之心。但宗澤到任不到一個月,就迅速而妥善地處理完該縣歷年訴訟積案,顯露了他處理政務的才能,贏得了屬吏們的信任和敬仰。紹圣二年(1095)知府呂惠卿命宗澤巡視御河修建工程,這時宗澤適喪長子,他強忍悲痛,奉檄即行。呂惠卿聞知后,贊嘆道:“可謂憂國忘家者也?!边@時天寒地凍,宗澤在巡視中發現不少民工僵仆道旁,立即上書帥司,建議推遲工期,待明春天暖時再動工,并表示屆時“當身任其責?!背⑼庋悠?。次年春,“河成,所活甚眾”。宗澤在官場初露頭角,就表現出勤于職守、為官清正、體恤民情等高尚品德。此后,從元符元年(1098)至政和四年(1114),宗澤先后任衢州龍游、萊州膠水、晉州趙城、萊州掖縣等四縣知縣??v觀宗澤從政20多年,能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政績卓著,“所至稱治”,贏得了各地群眾對他的信賴和愛戴。如在知龍游縣任上時,創設縣學和倡辦“義學”,迅速改變了該縣愚昧落后的狀況;在膠水縣時,頂住上司萊州通判的高壓,斷然懲治了為非作歹的其姻親溫包,有力打擊了當地豪強勢力;在掖縣時,為民請命,力陳科買牛黃之非,迫使戶部不得不收回成命,免去在掖縣科買牛黃的任務;在趙城縣時,關心西北邊防建設,上奏朝廷建議升縣為軍,加強防衛設施,等等。龍圖閣學士范純粹贊揚道:“如宗君,雖古循吏未見其比?!比欢?,由于宋王朝政治極端腐敗,權奸當道,因而宗澤長期得不到提拔和重用。

    隨著遼、金不斷南侵,宋王朝為了加強北部邊防,下令將登州等四州提升為“次邊”,要選拔一些干練的官員充任通判。在京東東路安撫使梁子美的推薦下,政和五年(1115),宗澤升任登州通判。登州鄰近京師,權貴勢力伸手其間。如登州僅宗室官田就有數百頃,皆不毛之地,歲納租稅萬余緡,都轉嫁到當地百姓身上。宗澤上任后,忿然上書朝廷,陳明實情,請求予以豁免,終于為登州百姓免除了沉重的額外負擔。又如登州道士高延昭橫行鄉里,欺壓百姓,民憤極大。宗澤明知宋徽宗崇信道教,道士權重一時,而高延昭又是道教總頭目林靈素的親信爪牙,如果懲辦高延昭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嚴重后果,但為了維護百姓利益,仍斷然依法懲處。宗澤在官場中,越來越看清宋朝統治集團的腐朽,感到自己已難以有所作為。宣和元年(1119),年屆六十的宗澤乞請告老還鄉,獲準授予主管南京(即應天府,今河南商丘)鴻慶寺的虛銜,遂退居  家鄉義烏鄰縣東陽,結廬山谷間,擬著書自適以度晚年。同年三月,高延昭潛往京師,通過林靈素向徽宗誣告宗澤蔑視道教,改建登州道觀“神霄宮”不當,徽宗竟下令將宗澤“褫職羈置”,發配鎮江“編管”。宗澤被編管期間,夫人陳氏病逝,這無異于雪上加霜,更陷入困境。宣和四年(1122),徽宗舉行祭祀大典,實行大赦,宗澤才重獲自  由。宗澤先掌監鎮江酒稅,二年后才調任巴州通判。這時,金國在北方崛起,遼、金、宋之間正在展開激烈的斗爭,憂國憂民的宗澤卻被遠置西南邊陲巴州,完全背離了他的意愿。宗澤在這期間所作的《古楠賦》、《重修英惠侯義濟廟記》,借景抒情,如泣如訴地表述了自己懷才不遇、壯志難酬的悲憤心情,并借漢末巴郡太守嚴顏隱喻自己,表達了愿做“斷頭將軍”,決不做“投降將軍”的決心。

    抗金勤王  轉戰河朔

    宣和七年(1125)十月,金兵第一次大舉南下,次年正月金兵圍攻都城開封?;兆诩泵Π训畚粋鹘o兒子趙桓,自己逃往南方去了。愛國官員李綱率領開封軍民奮起抗金,并擊退了金兵對開封的圍攻,剛即位的宋欽宗為了表示要重振朝綱,下詔朝臣舉薦能員和堪任將帥者。靖康元年(1126)初,在御史大夫陳過庭的推薦下,朝廷召宗澤進京,出任臺諫。宗澤一接招書,不顧68歲高齡,立即日夜兼程馳赴京師,抵京后即向欽宗“奏對三策”,力主抗  金,反對求和,此后又多次上書陳述抗金主張。然而,欽宗同徽宗一樣昏庸,把希望寄托在與金兵的和議上,竟派宗澤充當和議使,赴金營議和。宗澤尖銳地指出:和議使名不正,請改計議使,臨行前對同僚說:“此行不生還矣!”決心赴金營以死與之抗爭。欽宗深恐宗澤破壞和議,急忙改派他人前往。這時金兵第二次大舉南下,黃河以北各州縣官吏紛紛棄職而逃,河北局勢一片混亂,于是欽宗把宗澤派往戰爭前沿的磁州任知府。同年九月初,宗澤帶了十幾個老弱士卒,匆匆北上赴任。磁州經金兵上次南侵時的燒殺擄掠和瘋狂破壞,幾難再守。但宗澤認定只要充分發動群眾,必能挫敗來犯之敵。他一到磁州,就大力發動群眾修繕城墻,疏浚護城河,招募士卒,組織義兵,施行兵民合一、邊耕邊戰的辦法,“應者云集”;又盡府庫所有庫銀,還捐出自己的俸銀,高價購買糧食數萬斤,備足軍糧。在宗澤的感召下,百姓紛紛“爭獻金谷”,支持抗金斗爭。不到一個月,磁州的防務重新建立,并組織起一支上萬人的武裝隊伍。宗澤清醒看到,憑一州的力量,難以與金兵抗衡,于是上疏朝廷,建議“邢、洺、磁、趙、相五州各養精兵二萬,虜攻一郡,四郡應援,則一路常有十萬兵?!睔J宗對宗澤聯防抗金的建議,口頭雖表示贊許,卻未付之實施。同年十月,金兵圍攻北方門戶真定,欽宗不派援兵,僅授宗澤一個“河北義兵都總管”的空頭銜,命他率部前往救援。真定陷落后,金兵分路南下,分遣數千騎兵進攻磁州。宗澤披甲操戈登城指揮戰斗,命士兵以神臂弩射之,粉碎金兵的攻勢后,打開城門,乘勢縱兵追擊,斬敵數百,繳獲大量戰利品,“所得牛馬金帛盡以賞軍士”。這是宋軍首次擊敗金兵,極大地鼓舞了河朔各地宋軍的斗志。于是金兵統帥斡離不企圖以“議和”為名,將欽宗的弟弟康王趙構誘騙到金營俘為人質,遣早已暗中叛宋投金的宋朝和議使王云返回開封,傳言只要派趙構前住金營議和,和議一成,金兵即退。欽宗聽信王云的謊言,命趙構在王云的陪同下赴金營議和。宗澤不僅上疏反對,當趙構等北上途徑磁州時,更當面揭露敵人的陰謀,并發動群眾極力勸阻趙構北上使金,終于使趙構逃脫了淪為金兵俘虜的厄運。趙構恐金兵大舉進攻磁州,便急忙避往相州。

    同年十一月,金兵分東西兩路先后抵達開封,再次包圍了宋都。欽宗見乞和無望,慌忙派秦仔等持蠟詔潛出京師前往相州,任趙構為兵馬大元帥,宗澤、汪伯彥為副元帥,命他們盡起河北兵馬赴京勤王。十二月初,趙構傳檄各地勤王軍赴大名府集合。宗澤接到命令后,即率2000士兵從磁州出發,頂風冒雪,率先趕到大名,一見趙構便提出:“京師受困日久,入援之策不可緩”,要求盡快確定出師日期。趙構無意出師救援,他打著勤王旗號集合軍隊,是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以便伺機奪取帝位,對宗澤的建議置若罔聞。不久開封失陷,消息傳來,廣大將士義憤填膺。宗澤又一再要求出師救援,趙構只得撥出一部分軍隊交宗澤,命他率先前往開德府。靖康二年(1127)一月,宗澤率部從大名向開德進發,一路上與金兵連打13仗,屢戰屢勝,進駐開德。二月,宗澤率部繼續向開封推進,擊潰攔截的金兵,接連攻克南華、衛南、韋城,距開封已不遠。這時,趙構卻輾轉后撤至東平、濟州,擁兵觀望,坐視宗澤孤軍苦戰。宗澤率軍與金兵浴血奮戰,雖取得了一連串勝利,但畢競兵力有限,難以打破金兵對開封的重重包圍。金兵將開封洗劫一空,并扶植原宋朝宰相、投降派頭子張邦昌為“大楚”皇帝之后,四月初,挾持徽、欽二帝及后妃、宗戚3000余人和擄掠來的無數財物,分東西兩路秘密北撤,北宋王朝覆滅。宗澤獲悉后,率軍渡河北上截救二帝末果,轉而擬先討伐張邦昌,并上書趙構,一面猛烈抨擊張邦昌投敵竊國的罪行,一面敦請趙構繼承帝統,“以安人心”,“振久大光明之業”。五月一日,趙構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帝位,改年號建炎,是為宋高宗,從此開始了南宋時期。高宗一心考慮的是如何確保帝位,深恐徽、欽二帝返回,會使自己的帝位得而復失,決意向金國妥協求和,茍安東南,重用主和派黃潛善、汪伯彥,以貫徹其意圖。宗澤力主抗金,不斷上疏陳說中興撥亂大計,并批評高宗用人不當。主和派視宗澤為眼中釘,竭力把他排擠出朝廷,外置襄陽、青州。宗澤于是上書宰相李綱,訴述自己抗金衛國的抱負和決心,反映河東各界盼望收復失地的強烈要求,希望將自己派往抗金第一線。李綱非常敬重這位老帥,堅決支持宗澤的主張和要求。在李綱的極力舉薦下,高宗任命宗澤為東京留守兼開封府尹,加職延康殿學士。

    固守開封  力挽危局

    建炎元年(1127)六月十七日,宗澤到達開封。當時金兵雖已撤離開封,但仍有大軍屯留在黃河兩岸,隨時可能掩殺過來;而開封已樓櫓盡廢、盜賊縱橫、人情洶洶。宗澤面對嚴峻的形勢毫不氣餒,他以抗金斗爭為中心,嘔心瀝血營建開封。

    首先,宗澤從整頓社會秩序、安定民心入手。他下令逮捕勾結金兵、為虎作倀者,就地正法,以清除金兵的內應;同時在全城張貼告示,嚴禁盜竊。于是,“豪強退縮,盜賊屏竄”,社會秩序很快恢復正常。這時開封貨物奇缺,加上投機商賈的哄抬,物價飛漲,嚴重影響百姓的生計。他嚴懲奸商,采取限價政策,迅速平抑了物價;并發動群眾疏通汴河、五丈河,使各地貨物源源不斷運到開封;同時恢復“稅鹽制”,允許百姓販鹽,鹽價隨之下降。由于宗澤理財有方,開封很快重現了商旅云集、貨物充盈、物價平穩、人心安定的繁榮景象。在駐軍中也積儲了半年糧草,為抗金打下了良好的物質基礎。

    與此同時,宗澤加緊重建開封防務。他大力發動群眾修復樓櫓,加固城墻,開浚濠河,修造守御之具。并把散處開封內外的宋軍組織起來,按城的四壁分為四區,各置統領為守御使臣,別選“謀略勇敢之士”四人,分任四區提  領。規定各區的防守范圍和職責,把召募來的義兵,分隸各區統領管轄,與正規軍協同作戰。為了對付金國的騎兵,他制造了“決勝戰車”1200輛。每輛戰車就是一個獨立的戰斗單位,“一卒使車,八人推車,二人扶輪,六人執牌輔車,二十人執長槍隨牌輔車,十有八人執神臂弓弩。隨車射遠”。派遣兩位將領擔任指揮和操練,每日操演“回旋曲折之陣”。宗澤在加強城防的同時,極力擴大防守范圍,在城郊選險要之地,建了24座堅固的堡壘,派兵數萬駐防;沿黃河修筑縱橫相聯的連珠寨,分兵把守;同時把開封府瀕河72里,平攤府屬16縣負責防衛,令挖掘深闊各丈余的壕溝,溝外密植鹿砦,以防金國騎兵的沖擊。這樣,從開封至黃河南岸建立起縱深的防御體系,這是有宋以來開封最強固的防衛設施。

    宗澤治軍嚴明,體恤將士,有功必賞,有才必舉,對各路宋軍一視同仁,流散在河朔各地的宋軍殘兵潰卒迅速團聚到宗澤的旗下,并涌現出許多杰出的將帥。岳飛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岳飛原系王彥的裨將,因犯了軍法,被綁赴刑場處決。宗澤早知岳飛富有愛國熱情和軍事才能,得到報告后,心想岳飛固然有罪,也應給他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他馳往刑場,見岳飛氣宇昂然,神態安祥,不意贊道:“此將才也”。下令松綁,留軍中候用。不久,金兵進犯汜水關,宗澤委岳飛為踏白使,撥給五百騎兵,命他迎敵,并叮囑道:“吾釋汝罪,今為我立功?!痹里w不負宗澤所望,大敗金兵凱旋而歸。宗澤論功行賞,提升岳飛為統領,參與軍機要事。岳飛從此開始嶄露頭角。

    全民抗金是宗澤的一貫主張。他在磁州時發動群眾抗金已取得顯著成效。到開封后,目睹兩河各地民眾同仇敵愾,紛紛自動武裝起來抗擊金兵,進一步看清這是奪取抗金斗爭徹底勝利的基本力量,積極派人前往聯絡。如何對待群眾武裝,這是主戰派與主和派的試金石和分水嶺。以高宗為首的主和派,害怕群眾,反對群眾武裝,下詔斥責宗澤聯絡義兵是“假勤王之名,公為聚寇為患”。宗澤上疏理直氣壯地予以駁斥,并要高宗“黜代言之臣,別降罪己之詔”。以平兩河忠義民兵之義憤。他更加緊聯絡兩河地區的義兵,有時還親自去做工作。如義兵首領王善,擁兵號稱70萬,戰馬萬匹,活躍在濮州一帶,是當時一支最強大的義兵。宗澤單騎前往王善軍營,一見善就拉著他的手,仰天號泣曰:“朝廷當危難時,無一人出為時用,使有如公一二輩,豈復有今日患乎!”。王善見鬢發皆白的老帥單騎前來相邀,言詞懇切,感動萬分,熱淚盈眶的回答:“敢不效力?!蓖跎频介_封晉見時,要求帶部分全副武裝的義兵同來,宗澤毫不猶豫的批以“從便”兩字。三天后,王善率所部人馬投奔宗澤,其中披甲的僅五百騎。宗澤在留守司衙門宴請王善,并告訴他已上報擬授以節使。席終,王善請宗澤去義兵營寨檢閱,宗澤慨然接受,前往慰勞義兵將士,“第賞有差”。宗澤的愛國熱情,寬廣胸懷,真心誠意對待義兵,以及禮賢下士的態度,感化了王善及其將士,他們積極投入抗金斗爭。在宗澤的感召下,王再興率義兵5萬,李貴率義兵2萬,楊進率義兵30萬;丁進率義兵數十萬,紛紛投奔宗澤。這些義兵的淵源和構成并不相同,思想認識也不一樣。宗澤高舉抗金大旗,曉之以理,待之以誠,齊之以法,號召他們團結抗金,耐心細致的進行教育工作,幫助他們克服地域和派別觀念,以及自由散漫、逞強好斗的江湖習氣,對個別違法亂紀、屢教不改的敗類,則斷然予以懲處。這樣,宗澤很快就把散處各地的義兵團結和組織起來,形成一支紀律嚴明、步調一致的百多萬大軍,成了抗軍的主力軍。

    金國派遣使者到開封誘降失敗后,便大舉武裝進攻。建炎元年(1127)十二月初,金兵分三路南下,企圖先攻占開封,進而一舉摧毀南宋王朝。金帥粘罕率金兵主力直撲開封,金兵東路軍也轉向開封,配合粘罕的攻勢。宗澤調兵遣將馳援鄭州、滑州,以分金兵夾攻開封之勢;然后在開封近郊設伏,誘敵深入,以殲滅來犯之敵。建炎二年(1128)一月,粘罕以為春節元宵期間宋軍會懈備,率大隊人馬從鄭州方面進襲開封,進至開封城西7里的板橋,完全進人了宗澤部署的伏擊圈。埋伏的宋軍同時出擊,四面圍攻,金兵潰不成軍,宋軍乘勝追擊,收復了延律、昨城、河陰等地,一直追到滑州,并搗毀了滑州城西30里的金兵囤積糧草輜重的營寨。二月,粘罕卷土重來,宗澤再次大敗金兵于滑州,殘余的金兵狼狽逃過黃河,從此不敢再向開封發動大規模進攻,確保了南宋王朝安全。

    乞請回鑾  準備北伐

    宗澤在開封整軍布防的同時,不斷上疏乞請高宗回鑾。高宗空言搪塞,并于建炎元年(1127)十月以巡幸為名,從南京逃到揚州。

    宗澤粉碎了金兵的猖狂進攻后,認為反攻的時機已到,調兵遣將,準備大舉北伐,并把聯合被奴役各族共同抗金作為北伐的重要戰略部署。他看到金國進行的是一場掠奪性戰爭,金兵所到之處,燒殺擄掠,給各族人民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尤其在其統治下的“契丹”、“漢兒”,“被金人殺擄,忿怨不已,止緣勢弱,未由報冤”,民族矛盾急劇上升。宗澤首先對金兵內原遼國的降兵降將進行策反。策反原遼國降將王策的成功,使他進一步看清了聯合被奴役各民族共同抗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他親自撰寫了《散示陷沒州縣榜文》、《散給被擄民人公據》、《散給契丹漢兒公據》,并刻印散發到金兵占領區,號召宋人、“漢兒”、“契丹”,“回戈掩殺賊人”。他又上書高宗,建議聯合各民族共同抗金,“遣一使泛海道人高麗”,以“元豐惇好之舊”,約其出兵攻金;“遣官從間道趨河東,諭析氏(云中大族)修其舊職,以固吾圉,使三陲交攻金城,令彼應敵不暇”;“北首燕路,訪大遼子孫,興滅繼絕,約為與國”。宗澤認為國內各民族建立的政權,都是“唇齒之邦,兄弟之國”,主張遵照孔子的“興滅繼絕”思想處理各民族及其政權間的關系,對已被顛覆的遼王朝等政權,應“各復其國”,“講尋舊好”。如果宗澤這個主張得以實現,國內各民族及其政權之間建立起和平相處、共同發展的新關系,必將為中國開創一個嶄新的局面。

    宗澤一面籌劃北伐,一面加緊上疏乞請高宗回鑾。從建炎元年(1127)七月至二年(1128)五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接連上了24封《乞回鑾疏》,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乞回鑾二十四疏”。在準備北伐期間,建炎二年(1128)一月、三月、五月,宗澤又分別派遣屬吏范世延、呼延次升及子宗穎三次赴揚州,面奏北伐準備情況和六月進兵渡河計劃,乞請高宗回京主持北伐大計。高宗不僅一再拒絕,反而越來越疑忌宗澤。同年五月,高宗派侍衛馬軍都指揮使郭荀為東京副留守,就近監視宗澤,阻止六月進兵渡河計劃的實施。宗澤為宋王朝忠心耿耿,卻得不到高宗的理解和支持,反而“信而見疑,忠而見謗”,眼看自己殫精竭慮籌劃的北伐計劃已成泡影,憂憤成疾,背上長疽,病情加劇。岳飛等諸將前來探望,宗澤說:“我的病是由于不能如期北伐,憂憤所致。你們如能繼承我的遺愿,我雖死無恨?!睂㈩I們都感動得流淚,齊聲道:“我們一定盡力報國”。諸將退出后,宗澤心潮澎湃,感慨萬千,不由吟出了杜甫的名句: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p>

    建炎二年(1128年)七月十二日,宗澤在彌留之際,無一語及家事,念念不忘北伐,最后連呼三聲“渡河!渡河!渡河!”懷著悲憤的心情溘然與世長辭了,時年70歲。后由兒子宗穎和愛將岳飛一起扶柩至鎮江,與夫人陳氏合葬于鎮江京峴山上。

    宗澤雖未能實現驅逐金兵,收復失地,恢復宋王朝大一統的宏愿,但他坐鎮抗金前哨的開封,阻止并粉碎了金兵的大舉進犯,保衛了南宋王朝的半壁江山。在抗金衛國的斗爭中,宗澤高舉抗金大旗,依靠廣大軍民,堅決抵抗金兵,反對妥協投降,不僅戰績輝煌,功勛卓著,還高瞻遠矚地提出了聯合被奴役各民族共同抗金,國內各民族及其政權間和平相處的主張,充分反映了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完全符合中華民族發展的必然趨勢,不愧為我國歷史上的民族英雄。

    主要參考資料:

    《宗澤全集》,黃碧華、徐和雍編校,華藝出版社1996年10月版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南宋]李心傳著

    《三朝北盟會編》,[南宋]徐夢莘著

    《宋史》,[元]脫脫等著

     


    # 宗澤(宋代抗金名將)    {最后編輯時間:2012-08-02}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