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徐僑(南宋政治家)


     (1160~1237),字崇甫。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南宋政治家、理學家。

    徐僑(1160--1237),南宋著名的政治家。今佛堂鎮王宅徐塘下村人,南宋著名哲學家呂祖謙的門人。淳熙十四年(1187)中進士,在江西上饒主簿時,拜理學大師朱熹為師,秒熹稱他為“明白剛直士”,給予他的書房命名為“毅齋”。后來,任紹興、南康司法,因家中喪事離職。寧宗開禧二年(1206),喪期滿后回臨安等候選用。南宋丞相史彌遠為首的主和派主張與金人議和,徐僑上書力陳議和之患,提出退敵之策,不怕觸怒權貴,為人稱頌。朝廷授予他嚴州推官,1214年,又改任刑工部架閣文字等職。1217年他擔任安慶知府,撫恤金、百姓,訓練士兵,作好抗金準備。紹定六年(1233),南宋小朝廷 重用忠臣,封徐僑為寶漠閣江東提刑,又升秘書少監改太常少卿,徐僑均以年事已高而推辭,不肯上任,后宋理宗請他兼任侍講,即常向皇上講些道理的官,又兼國子監祭酒、國史院編修、實錄院檢討官。因與新宰相意見不一致,徐僑再三要求辭官回義烏,宋理宗考慮他身體欠佳,才準許他退休。他回鄉不久便死了,享年78歲。宋理宗賜謚他“文清”二字,葬于五云山的南麓。徐僑學識豐富,朱元龍、康植、王世杰、朱中、龔慶元、葉田庚這幾位進士、學者都是他的學生。他的著作有《讀易紀》3卷,《續史紀詠》1卷、《雜說》1卷、《文集》10卷。


    徐僑(1160~1237),字崇甫。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南宋政治家、理學家。中年辭官歸里,家居十余年,熱心傳播理學,以博學、剛直、顯達而煊赫于世。

    科舉入仕 憂時愛國

    徐僑祖籍諸暨,五代吳越時上祖徐時敏遷居義烏縣治西南30里的靖安。徐僑生于南宋高宗紹興三十年(1160)六月十八日。幼少時穎悟勤讀,行為端莊,年二十入國子監為大學生。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中進士第,初授信州上饒縣主簿。部使者聞他任職賢能,擬薦舉,問徐僑有何要求,僑答:“我當盡忠職守,做好應做的工作?!比螡M,升紹興府掌管律令、定罪、盜賊、贓贖諸事的司法參軍。他的父親人杰病逝,遂丁憂回里守孝。服滿,調任南康軍司法,又因母鮑氏逝世而歸里守喪三年。

    當時南宋疆域,北邊與金國劃淮河而治。高宗時秦檜掌朝政,力主和議,向金國輸幣納絹,但求茍安。孝宗時力謀中興,有所振作。寧宗開禧二年(1206),權臣平章軍國事(位略高于丞相)韓?胄,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發動“北伐”,結果失敗,金軍占據淮南,迫近長江。南宋朝廷在禮部侍郎史彌遠策劃下,并與楊皇后合謀,假傳圣旨殺死韓韓?胄,割下首級盛于木匣中送金朝以乞和。徐僑此時丁憂服滿,晉京候選,知道此事后,即謁見簽書樞密院事林大中(永康人),說:“韓?胄死有余罪,但函首求和,屈辱過甚,懼非所以立國?!贝笾匈澩靸S見解,曾于朝會中轉達這個意見,但當時朝議已定,無可更改。時人稱道徐僑為維護國家尊嚴而敢于盡言。大中欲留徐僑在京師臨安府任教官,而徐僑愿循例接受吏部銓選,出任嚴州掌理刑獄訴訟的推官。

    在嚴州,徐僑遇重要公事必反復論證,不貶人炫己,因此,雖然有同他意見不合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對他敬重欽佩。朝臣余嶸認為徐僑“學洞圣原,行表鄉曲,不當使之陸沉州縣?!币馑际钦f徐僑熟悉儒家經典,行為足以為人表率,不應屈居在州縣任職。余嶸以刑部詳行使者巡視州府,至嚴州,召見徐僑,接待熱烈隆重。臨別時,破格請徐僑在庭中上車。徐僑說:“此浙西提刑廳事也,非屬吏所當逾越?!币局x,退出門外才上車回衙。

    寧宗嘉定七年(1214),徐僑到朝中任刑、工部架閣文字,即掌理刑部、工部文犢檔案,整理文字工作,又改宣教郎。召試館職(宋洪邁記:“國朝館閣之選,皆天下英俊,然必試而后命。一經此職,遂為名流?!保?,試題為《鞏固邊防策論》。徐僑在文中說:“自古為國,不憂天下之多事,而憂大體之不舉,大勢之不振。比如身體,邊陲之虞,特一股之患,元氣茍充,于一股乎何有?正人天下之元氣也,公論國家之藥石也;元氣充盛則病無由生,藥隨所患而攻則何疾不除?而近來正直的言論受沮,公論窒而正道屈。今君子在朝麗君子之道不行,未免緘默。當務之急從正君心始,而欲正君心,朝中大臣須先自正其心?!别^職試通過,徐僑任秘書省正字、校書郎,即在朝廷掌經籍圖書、國史實錄官署的秘書省,擔任校對典籍、刊正文字工作,同時兼任宗室吳王、益王府教授。后又授直寶謨閣,江東提點刑獄公事。

    任職川郡 守土恤民

    當時朝廷及各級官衙費用浮濫,州縣官吏貪污者甚多,需索無度,加上每年須向金國輸銀30萬兩、絹30萬匹,民眾負擔苛重,怨聲載道,國本不固。徐僑自請外放,差遣知和州軍州事。

    和州時屬淮南西路,治所歷陽(即今安徽和縣),隔長江與東北方的建康(今南京)相望,為江防要地。徐僑至和州,整頓軍務,修繕防御設備,尤重撫恤民隱。本地所依靠的只有“敢勇”一軍,但平時疏于訓練,戰斗力弱。徐僑挑選精壯五百人,造械器,委將校,每日教以弩射叉槍之法,每十天親自查閱一次,獎優罰怯,眾皆激勵自奮。路安撫使(上級主帥)檄調此軍,反復下調令四次,甚至嚴詞詰難。徐僑以此軍足可保衛鄉土,不應外調;倘責備加罪,自己可以離開,而此軍負守土之責,不可去。結果終未調離。

    宋朝沿用前朝“和糴”制度,即以低價強制征購糧食,且實行“推置”、“對糴”、“均糴”、“博糴’、“括糴”等等搜括,比賦稅更為苛擾。和州黎民尤其不滿和糴溢量,即每征購一石須加幾斗以為“火耗”,又稱“升耗”。徐僑下令取消升耗,按實際收購數量計算給費。又顧慮以后升耗之外又加溢量,就上奏請準朝廷豁免升耗,嚴禁溢量無償征購糧食,民團稍蘇,百姓稱便。金軍渡淮南侵,徐僑部署防御既定,僚屬爭請揭牌閉關,徐僑不為所動。監州(通判)欲遣妻兒渡江以避,徐僑正色道:“不幸受困,當共死守?!睌持椭萦袀?,不敢侵犯。

    次年,徐橋改知安慶府。安慶亦在淮南西路,治所懷寧(即今安徽潛山縣),接近邊防前線。徐僑上奏章,大意說:今有可乘之時機而自棄其機,有可附之人心而自離其心,有可振之國勢而自推其勢。積是三失,戰不能,和不可,于是議者益堅自守之說。有必戰之志,能戰之具,而后可以言守。邊淮之地未嘗不為固守之備,而上下常有不可守之疑慮,其患有六:上下避事,將帥異心,糴運擾民,巡警非任,民兵無實用,官軍無固志。愿聲大義以厲天下之志,廣至恩以懷中原之心,圖遠略以蓄全勝之威。移制司(又稱制置使,掌本路各州軍馬屯防)于兩淮要地,凡軍務概任其所為,使得以專其賞罰予奪之權,朝廷則嚴黜陟以責其成效,則六患革而三失去矣。徐僑上策,頗得朝中贊賞。

    嘉定十一年(1218)冬,徐僑升任提舉江南東路常平茶鹽公事。過長江,見淮民流亡建康、鎮江一帶者以萬計,饑寒交困,遂命令州縣官以國家積貯的常平倉糧食賑濟。有官員認為須請示制置使的批準方可開倉,欲申文上報批復后實行。徐僑發怒,說:“賑饑如救溺,怎能按照常規文書往還,遷延誤事?”急命發糧,且奏請劾罷兩人官職。此一舉措,救活無數饑民。

    直言遭貶 聚徒講學

    徐僑任新提舉官職視事近半年,到五月,按例當上便民奏章。徐僑長在農村,又長期任職州縣且在朝廷數年,熟知民眾愛憎及官場陋習,在奏章中坦陳所見所思。其中說:“國所恃以立者民也,為民而安者兵也。今天下之民憔悴愁苦,類欲無生;天下之兵,饑窮羸弱,動皆竄衄。為陛下治民者率皆貪吏,統其兵者莫非僨帥(即敗軍之將)?!庇终f:內外文武之臣,“昔竊公帑,今奪民產;昔盜軍儲,今鉤虜貨?!遍_禧年間奸臣專政,“臣嘗言廟堂為交易之地,臺諫為囊?之所?!薄敖裉煜氯绮幌抵?,置之渺茫之中,風濤上下洶洶,盜賊左右縱橫,而舟中之人方且爭取金珠,競攫錦?(jì)?!薄爸性鄽執斎鐗嬐刻?,畏強韃如畏虎狼,望仁義之師如饑渴之須飲食。茍中國之政率正矣,則歸者如市,英豪誰敢不服,其機一轉手間耳。愿明詔大臣以正己之道正人,憂家之慮憂國;斥逐奸佞,親近忠直;守廉隅者臨民,閱詩書者總戎;以弭污虐之風,以系軍民之心,以消僭叛之萌。庶幾致安于已危,迓治于將亂?!?br />
    時史彌遠擅專朝政,閱表大怒,指使掌監察的諫官捏詞彈劾。徐僑聽到這個消息,即解印辭職,軍民嗟惜,設香案于道旁拜送。過六年,宋理宗趙昀即位,崇尚儒學,禮待耆老,表彰恬退。禮部侍郎真德秀人朝奏薦,說直諫敢言如徐僑,愿置之言論之地,實為國家轉弱圖強之本。贊同此議的人相繼,俱為當時奸相史彌遠所阻。

    徐僑辭官回義烏,先借住五云寺(今東河鄉何斯路村南面,寺早廢)僧舍,悠游山林,寂居閑處。后徙南鄉赤岸東巖,筑室數間,有蓋瓦平房,亦有茅舍,僅蔽風雨。附建茅屋數間名東巖書舍,供慕名前來求教的門人肄習住宿。

    徐僑家在農村,向來耕讀傳家,父親人杰重視教育,長子侃,次子悼,成人后皆從學金華呂祖謙。呂是南宋金華學派(婺學)的創立者,世稱東萊先生,學業寬容涵蓄,博綜諸家。徐僑少時從胞兄處得知要學大體奧旨,長大時,因呂祖謙在朝廷任官,不久病故,因此從學呂祖謙門人葉?,為呂再傳弟子。入大學后更勵志刻苦求學。任上饒主簿時,集理學大成且對后世影響甚深的朱熹,路過上饒,徐僑以師禮接待,當面請教,暢談數日。朱熹對人說:“崇甫明白剛直士也,講學已有意趣?!贝稳?,趙戶曹謁朱問學,朱熹說:“上饒主簿析理殊精,可從之游?!贝撕髸磐€,講繹辨質反復不置,并給徐僑的書齋命名“毅”,自此“毅齋”成為徐僑別名。徐僑平日不問外事,獨于接引問學的人,至老不倦。他教從學者以“命、性、心、中、誠、仁”

    六字為窮理之要,“九思”(《論語?季氏》:“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意即反復地多方面地思考;“九容”(數學名詞,引申為言論行動必須合乎規矩),為主敬之本。他不但教學生對儒學經典即字即語,辨析名義,融會貫通,更強調省察實踐。又以“理義之悅我心,名利之害乎道”兩語勸警學生。門人朱元龍、康植、王世杰、龔應之、葉由庚、朱中等皆各有所成就。南宋時理學開始流行,義烏理學之士不少,學問淵博,躬踐實履及傳播此學,以徐僑最為著名,元朝、明朝著名儒士文人,多與徐僑有師承關系?!叮劭滴酰萘x烏縣志》開始在立傳人物中別標《理學》,徐僑傳列首篇。

    晚年復出 稍展抱負

    宋朝有“祠祿”制度,大臣罷職后,可以主管或提舉道教官、觀名義,無職事而享俸祿。寶慶初,參政知事葛洪、丞相喬行簡(皆東陽人)因念徐僑閑居已久,代為奏請祠祿封賞,理宗封徐僑華州云臺觀主管,徐僑推辭。至紹定二年(1229),理宗又封徐僑建康府崇禧觀主管,徐僑又辭,并數次以年老提出告老還鄉,終得皇帝允許,遂回義烏于丹溪結廬居住。

    理宗紹定六年(1233),史彌遠死?;实坶_始親攬國政,謀取用老成宿望的人以懲貪風,新大化。當時朝野仰首盼望真德秀(1178~1235,蒲江人,理學家,曾任侍讀、參知政事,世稱西山先生)、魏了翁(1178~1237,蒲江人,理學家,創立鶴山書院,反對奸相史彌遠的作為,歷任知府、安撫使,世稱鶴山先生)、徐僑等諸人入朝主政,皇帝下旨,委徐僑秘書少監,徐僑推辭。次年改元端平,又委徐僑為太常少卿,再次婉言謝辭。帝詔婺州知州以禮津遣,徐僑猶力辭未上路。帝對講官葉味道(溫州人,曾任太學博士兼崇政殿說書)說:“徐僑屢召未至,可諭朕意促其來?!比~轉達上意,徐僑才于端平元年(1234)九月到臨安入見皇帝,奏說:“帝王之為天下,其要道有四:正心,齊家,知人,安民。學以正心為本,治以知人為急。君心正則朝廷正.以至百官萬民莫敢不正?!蔽媸讨v,職掌為皇帝進讀書史,講釋經義,備顧問應對。同年十一月,又兼國子祭酒,總治皇朝最高學府國子監之事。過十日,又命兼國史院編修官、實錄院檢討官。任命公布,國子監太學生莫不斂肅風動,皆稱得師。后遷侍講。在講解中,徐僑,敷陳友愛大義,遂復皇子?濟工爵位(趙?原是皇位繼承人,寶慶元年八月被史彌遠陰謀害死,改由趙昀繼寧宗趙擴為帝)。

    蒙古遺使臣至京,徐僑以他無國書,不應按正式使節接待,不宜留住國賓館。此建議與原為史彌遠黨羽、時任丞相的鄭清之意見不合,未被采納。徐僑力求辭職,帝慰留甚勤,御筆授工部侍郎,兼職依舊。徐僑決意求去,因辭不受。帝親諭知樞密院事(即丞相)喬行簡說:“聯更新政化之初,特召老成有德望之人,以重朝廷,以輔朕不逮。徐僑乃堅欲退去,朕屢留之不可。卿可以朕意諭之?!眱扇蘸笮?,帝撫勞再三,命坐賜茶,徐僑力懇免新命,帝面諭不要堅辭。六月,升集英殿修撰、提舉佑神觀兼侍讀,兼同修國史實錄院同修撰,賜紫金魚袋。徐僑以“領祠勸讀乃體貌重臣之殊禮,尤非資淺者所當?!痹偎膽┺o,帝允仍任侍講。

    南宋孝宗后期由宗室趙汝愚任丞相,得到朱熹等大批理學家的擁護,外戚韓?胄則受冷落。寧宗即位,韓受重用,言聽計從。慶元元年(1195),趙汝愚被貶永州,朱熹的道學(理學)亦視為“偽學”,禁止傳播。慶元三年(1197) 十二月,又定以趙汝愚、朱熹為首的朝野文武59人為“偽學”黨籍,重要成員遭貶斥,史稱“慶元黨禁”,至嘉泰二年(1202)才解除。徐僑時任州縣佐吏,職位不高,又兩次丁憂在家守孝,故未因理學信徒而受迫害,但理學的流傳則遭大挫折。徐僑任侍講,主要為皇上講解儒家經典兼及理學。他與侍讀真德秀等人,合力請準理學家周敦頤、程顥、程頤、張載、朱熹從祠孔廟?!拔褰洝庇绕涫恰八臅奔爸祆涞慕忉屩匦鲁蔀槭孔颖刈x書,歷元、明、清朝代各級科舉考試皆據此命題。理學得以復興且長時期成為占統治地位的學術、倫理思想體系。他不贊成只將理學作為獵取功名的工具,強調真履實踐,修身齊家,利國惠民,始終言行?致,因而受人敬重。

    徐僑九次上奏章,請求辭官歸故里。嘉熙元年(1237)四月,詔“徐僑辭榮避寵,雅志莫回,有道之朝當遂其高風而勵其靖節”,以集英殿修撰、提舉佑神觀兼侍讀,徐僑力辭不敢當,以寶漠閣待制致仕,告老還鄉。十一月病逝于家,享年78歲。訃聞于朝,謚文清。墓葬五云山南麓。夫人胡氏,先僑15年病故。長子?,從事郎、監潭州南岳廟。次子鈞,迪功郎、新紹興府上虞縣主簿。幼子?,承奉郎、寧國縣丞。

    守官居家 清貧刻厲

    《宋史?徐僑傳》記:“若其守官居家,清貧刻厲之操,人所難能也?!彼藏殬返赖牟偈?,也成為同時代正直士大夫的榜樣。真德秀自箴:“居貧未若義烏之安”,就是指徐僑講的。

    徐僑一生儉樸,“置物惡偏邪,衣雖素敝不棄,食雖蔬淡必潔”,也就是說不買貴重物品,穿衣素淡破舊不嫌棄,食唯求潔凈而喜蔬厭肥。居官非規定的俸祿不受,別人饋送皆謝而拒收。徐僑于嘉定十一年解印歸里后,朝中參知政事葛洪、丞相喬行簡,代為請求祠祿,徐僑堅辭不受,還鄉閑居,甘于清貧。晚年以病辭官歸里,又一再堅辭祠祿。

    他常言:“無所欲則剛,無所私則明;剛以達此心之仁,明以斷天下之疑?!庇终f:“己以廉而不能戢吏之貪、猶己貪也;心乎惠民而不能推奸以達惠,猶無惠也?!币馑际钦f,當官必須不貪而無私,自己廉潔還須制止下屬貪污,想給民以實惠必先肅清奸貪才能做到。因此,他每到一地,“以實心行實政,吏畏民懷,久而不忘?!碧狳c江東刑獄的任命公布,不少贓官貪吏深知徐僑一向認為當時“貪風為天下大患”,他若主持刑獄,懲治貪污決不會枉法寬縱,因懼怕究罪而聞風納印去職,先行回避。

    據古《義烏縣志?徐僑傳》記載,徐僑著有《讀易記》三卷,《讀詩紀詠》一卷,《雜談》一卷,《文集》若干卷,但世無傳本?,F在所能讀到的只有《毅齋詩集別錄》一卷,為徐僑十一世孫徐興于明朝正德元年(1506)刊行。徐興在此書序言中說:“文清公著作,‘以之格君心,淑后學,羽翼吾道,有補于世教也尚矣。故黃文獻為作公傳,必重稱其著作,以其文之足以載道也。奈何世久人微,家無全冊,僅有雜說數卷?!苫哪辏?478),‘復得先正忠文公所藏毅齋文集一十卷,幾欲鋟梓,區區屢困場屋,夜雨燈窗之累,莫之暇及。弘治壬戌(1502)□意遭回祿煨燼,可勝惜哉!尚幸是錄存于別館’而保存下來?!?br />
    徐僑以“詩言志”,表露心聲,言行一致。徐僑寫詩態度嚴正:“嗟嗟我輩人,志不在名利;所趨必踏正,所論必根義?!保ㄎ骞拧端褪┏终夤佟分芯洌┪迓伞都词隆?,則清晰明確地表達了他的生活態度:

    在家貧亦好,居官貧更宜;

    布被不妨溫,菜根有余滋。

    賓至草具杯,事閑遣興詩;

    外此了無撓,澹然心地夷。

    五律《送真景元直院將漕江東》之二:

    憂國誠如此,憂民事可知;

    政苛紛蠹螫,官墨厭膏脂。

    誰謂長城在,不扶元氣衰;

    天顏還咫尺,時聽遠猷馳。

    徐僑任官多年,除應得俸祿之外不妄取一文。晚年職位高,皇帝屢賜金帛,皆力辭不受。終其一生,既無崇高府第,亦無廣廈廳堂,僅有只庇風雨的竹籬茅舍,但他植竹栽菊,恰然自樂。古風《竹門》中句:“清幽能共適,淡薄能相因。與夫學問徒,講說敢辭勤。義理滋我悅,詩書陶我真。俱不役肴酌,且無昏精神。然當時省己,勿或浪尤人。古人重晚節,氣衰當志新。古人貴老成,齒頹資德尊。初心茍無負,斯不愧斯門?!弊阋韵胍娝闹救づc為人。

    主要參考資料:

    《宋史》卷四二二,(元)脫脫撰,清武英殿刻本影印本

    《中國通史》第七卷,白壽彝總主編,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3月版

    《(嘉慶)義烏縣志》

    《義烏靖安徐氏宗譜》

    《宛委別藏?毅齋詩集別錄》,(清)阮元輯,江蘇古籍出版社仿古影印本

    (作者簡介)吳世春,男,浙江義烏人。1924年生。曾就讀于省立湘湖鄉村師范。1984年離休后從事地方志編纂工作,任《義烏縣志》主編,《金華市志》顧問兼編纂,浙江省地方志編纂室特約副編審;省地方志學會理事,義烏縣(市)政協四至七屆委員


    # 徐僑(南宋政治家)    {最后編輯時間:2012-08-02}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