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

    數字義烏 - eyiwu

    朱丹溪(醫學家)


    朱丹溪(1281~1358年),字彥修,名震亨,元代著名醫學家,因家鄉有條美麗的小溪叫丹溪,死后,人們尊稱他為丹溪翁。

    朱丹溪(1281~1358年),字彥修,名震亨,元代著名醫學家,因家鄉有條美麗的小溪叫丹溪,死后,人們尊稱他為丹溪翁。由于他醫術高明,治病往往一帖藥就見效,故人們又稱他為“朱一帖”、“朱半仙”。漢族,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市)人,生于至元十八年(公元一二八一年),卒于至正十八年(公元一三五八年)。朱丹溪倡導滋陰學說,創立丹溪學派,對祖國醫學貢獻卓著,后人將他和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一起,譽為“金元四大醫家”。主要著述有《局方發揮》、《格致余論》等。其故里浙江義烏有墓園、紀念堂、紀念亭、丹溪街等。

    朱丹溪所居的赤岸村,原名蒲墟村,南朝時改名赤岸村,繼而又改為丹溪村。所以人們尊稱他為“丹溪先生”或“丹溪翁”。朱丹溪倡導滋陰學說,創立丹溪學派,對祖國醫學貢獻卓著,后人將他和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一起,譽為“金元四大醫家”。
    朱丹溪青少年時期為應科舉考試,鉆研儒家經典。35歲師從理學家許謙。43歲從羅知悌學醫。

    在他小時候,讀書能過目成誦,日記千言,言章詞賦,一揮即成。聽說著名理學家許文懿在東陽八華山中講學,專門傳授朱熹的理學,他對許文懿講授那套理學非常崇拜,聽了,“自悔昔之沉冥顛齊,汗下如雨?!彼懊肯鼟秲?,坐至四鼓,潛驗默察,必欲見諸實踐?!边@樣,他堅持學了幾年,日有所悟,學業大進,成了一個學識淵博的“東南大儒”。

    在他三十歲的時候,老母患嚴重的胃病。他心情焦急,請了許多醫生治療都治不好。原來這些醫生,大都醫術粗劣,受當時社會風氣影響,盲目搬用《局方》。開的藥大同小異,吃下去一點效果也沒有。這時,他深深體會到:“醫者,儒家格物致知一事,養親不可缺”(《丹溪心法》序)。于是他立志學醫,日夜攻讀《素問》。以前,他也曾讀過《素問》,覺得“詞簡而義深,去古漸遠,衍文錯簡”,然后“茫若望洋,淡如嚼蠟”。
    羅精于醫學,其學宗法劉河間,旁通于張子和、李東垣二家之說,認為:“學醫之要,必本于《素問》、《難經》,而濕熱相火為病最多?!敝斓は昧_氏之傳,又續加發揮。其主要著作有《格致余論》(1347)、《局方發揮》(1347)、《本草衍義補遺》、《金匱鉤玄》3卷(1358)。其門人整理編纂的《丹溪心法》可以體現他的醫療經驗,對后世影響較大。

    生平經歷

    童年磨難

    朱丹溪祖父名環,父名元,母戚氏。祖父輩均以孝聞名鄉里。朱丹溪的堂曾祖朱杓,精通醫學,著有《衛生普濟方》,重醫德。堂祖父叔麒,宋咸淳進士,晚年從事醫學,醫德十分高尚,他們均對丹溪有一定的影響。
    元至元十八年(1281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朱丹溪誕生于義烏縣赤岸村。朱丹溪自幼聰敏好學,日記千言。
    元貞元年(1295年),丹溪父親因病去世。丹溪和兩個弟弟都尚年幼,全家靠戚氏一人支撐。朱丹溪的童年既經歷了艱辛的磨難,又得到了母親的良好的教育與熏陶。
    發奮為學

    在逆境中成長的朱丹溪,性格豪邁,見義勇為,從“不肯出人下”。元大德四年(1300年),朱丹溪年滿20歲,時任義烏雙林鄉蜀山里里正。他剛正不阿,敢于抗拒官府的苛捐雜稅,因而深得民眾的擁護,連官府都忌他三分。
    丹溪30歲時,母親患病,而“眾工束手”,因此他就立志學醫。他刻苦鉆研《素問》等書,“缺其所可疑,通其所可通”,克服了學習上的種種困難,經過5年的勤奮苦學,既治好了母親的病,也為日后的醫學打下良好的基礎。

    這時,丹溪已經36歲,他在強烈的求知欲驅使下,到東陽從師許謙,學習理學。過了4年,成為許謙的得意門生。后來他將理學結合于醫學,推動了醫學理論的發展。
    延祐元年(1314年)八月,恢復科舉制度。丹溪在學習期間,曾參加過兩次科舉考試,但都沒有考中。
    科舉失敗并沒有使丹溪灰心,他認為:要使德澤遠播于四方,只有學醫濟人,才是最好的選擇。這時,他的老師許謙,臥病日久,也鼓勵丹溪學醫。于是,朱丹溪決意斷絕仕途,專心從事醫學事業。
    有志不在年高,朱丹溪專業從醫的時候,已40歲了。他一心撲在醫學上,學業大有長進。過了兩年,丹溪42歲時,治愈了許謙多年的頑疾。

    千里求師

    泰定二年(1325年),朱丹溪45歲,渡錢塘江,千里迢迢來到吳中(今江蘇蘇州)。后到宛陵(今安徽宣城),上南徐(今江蘇鎮江),輾轉建業(今南京),但始終沒有找到一位適合當老師的人。有人告知,杭州羅知悌醫術高明,學問精湛,他就不顧夏日的炎熱,日夜兼程,匆忙趕到杭州求教。
    羅知悌精于醫,得金劉完素之學,為劉完素的二傳弟子,旁參張從正、李東垣兩家,曾以醫侍宋理宗。羅知悌對朱丹溪既有理論的傳授,又有實踐的教誨。使朱丹溪的醫術有了長足的進步。朱丹溪經過長期不斷的實踐,總結出一個重要的論點,即“陰易乏,陽易亢,攻擊宜詳審,正氣須保護”。為創立后來的丹溪學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年半后,羅知悌去世。丹溪安葬了師傅后回到義烏老家。朱丹溪濟世救人,為百姓治病,數年后,“聲譽頓著”。

    作品成就

    主要成就及著作——倡導滋陰學說

    丹溪著書的態度十分嚴謹,至67歲時,著《格致余論》一書。不久又著《局方發揮》、《本草衍義補遺》、《傷寒論辨》、《外科精要發揮》等,今僅存前三部書。
     
    《格致余論》是丹溪醫論的專著,共收醫論42篇,充分反映丹溪的學術思想,是丹溪的代表作之一。該書以《相火論》、《陽有余陰不足論》兩篇為中心內容,創立“陽常有余,陰常不足”的論點,強調保護陰氣的得要性,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為倡導滋陰學說,打下牢固的基礎。其他各篇,側重論述滋陰降火和氣、血、痰、郁的觀點,內容十分豐富,每篇中又多以治驗相對照。
    朱丹溪的醫學成就,主要是“相火論”、“陽有余陰不足論”,并在此基礎上,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倡導滋陰學說及《局方發揮》一書,對雜病創氣、血、痰、郁的辨證方面。其他,如惡寒非寒、惡熱非熱之論,養老、慈幼、茹淡、節飲食、節情欲等論,大都從養陰出發,均對后世有深遠的影響。
    丹溪學說,不僅在國內影響深遠,而且在15世紀時,由日本人月湖和田代三喜等傳入日本,日本又成立“丹溪學社”,進行研究和推廣。迄今日本沿存“丹溪學社”。
    至正十八年(1358年)夏,一代醫學宗師朱丹溪與世長辭,終年78歲,葬于義烏東朱之郭頭庵。

    學說內容

    1、陽常有余陰常不足論。由此引伸為氣常有余血常不足,故主張順應陰陽之理,提倡男三十、女二十而后娶嫁,把理學的“主靜”、“收心”、“養心”說與《內經》的“恬淡虛無,精神內守”說結合起來,用澄心靜慮的方法防遏相火妄動。 2、相火論。相火為肝腎二臟專司,分屬于心包、膀胱、三焦、膽諸腑。相火有常有變,常態屬生理性相火,至關重要,“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是生命活動的動力;如相火越位而妄動,則傷陰耗精,變生多種疾病。針對這種內生火熱,主張應用滋陰降火的治療方法。
    3、對《局方》的批評,在《局方發揮》中集中地批評了宋代官方頒布的《和劑局方》和宋元之際崇奉《局方》形成的“《局方》之學”。指出《局方》忽視辨證,“一切認為寒冷”,濫用溫熱香燥藥物和“一方通治諸病”的危害。主張臨病制方,反對不問病由據證驗方的醫療風氣。
    4、氣血痰郁辨證治療。在雜病治療中,朱丹溪廣泛應用氣血痰郁辨證方法,尤其對郁證病機的闡發和痰證證治的論述,均較前人深入。
    5、治療中注意顧護正氣,慎用汗、吐、下等攻擊法。
    6、以節欲為中心的養生學思想。主張節飲食、戒色欲,反對服食丹藥。

    臨床應用

    朱丹溪創“相火論”,并作為其在臨床上治療火證的依據。金元四大家均重視對火熱病因、病機和證候、治法的探討,如劉完素著重探討外感火熱病證,張從正擅用下法清泄實火,李杲提出“陰火”概念,朱丹溪吸取了前代劉、張、李三位醫家之長,致力于對內傷火熱證候及治療的探討。他在《局方發揮》中指出“諸火病,自內作”??梢姷は摶鹱C,主要指內火,實則多指相火。
    丹溪將火證分為實火、虛火與郁火?!兜は姆?火》謂火證“輕者可降,重者則從其性而升之?!辈⑻岢龌鹱C的三大治則:實火可瀉、虛火可補、火郁當發?!皩嵒鹂蔀a”治則,是沿襲劉河間對火熱證中熱毒極深之里證的治法,臨床中仍遵河間選用黃連解毒湯;“火郁當發”治則,乃借鑒李杲以益氣瀉火法治療脾胃氣虛、陰火內盛的原則,臨床選用之方亦為李杲創制的補脾胃瀉陰火升陽湯、升陽散火湯、火郁湯等。
    丹溪“虛火可補”治則,目的在于抑制相火、保護真陰,主要針對內傷雜病中腎陰虧虛、相火偏旺之證而設。其所創制的方劑甚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方劑當首推大補陰丸,為后世醫家治療陰虛火旺之主方,現代中醫多用于甲狀腺機能亢進、腎結核、骨結核、糖尿病等疾病中屬于陰虛火旺者。
    由此可見,“虛火可補”治則是朱丹溪“相火論”指導臨床實踐取得的重大成果,它使河間學派眾多醫家長期以來對外感火熱的探討為之一變,而轉為對內傷火熱的研究;也使治療火熱證由過于偏重清熱瀉火治法,進而重視滋陰降火治法,奠定了滋陰降火學說的基礎,并促進了明清溫熱學說的形成和發展,這不能不說是對中醫學的一大貢獻。

    醫學成就

    丹溪倡導滋陰學說,著書的態度十分嚴謹,在此以前,“不從弟子之請而著方”,恐后人拘泥其方,不再詳審病情。至67歲時,他的見解更加精粹,“其自得者,類多前人所未發”,遂應弟子張翼等再次請求,著《格致余論》一書。不久又著《局方發揮》、《本草衍義補遺》、《傷寒論辨》、《外科精要發揮》等,共五種。今僅存前三部書。
    《格致余論》是丹溪醫論的專著,共收醫論42篇,充分反映丹溪的學術思想,是丹溪的代表作之一。該書以《相火論》、《陽有余陰不足淪》兩篇為中心內容,創立“陽常有余,陰常不足”的論點,強調保護陰氣的重要性,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力倡導滋陰學說,打下牢固的基礎。其他如《飲食色欲箴》、《養老論》、《慈幼論》、 《茹淡論》等篇,圍繞著養陰的觀點,深入論述養生的道理?!渡鷼馔ㄌ煺摬∫蛘戮浔妗芬黄?,提出“六氣之中,濕熱為病十居八九”的觀點,又對某些章句的斷句進行探討?!妒嗾摗分?,糾正了石膏的名實之誤。李時珍盛贊其說,認為“至朱震亨始斷然以軟者為石膏,而后人遵用有驗,千古之惑始明矣”。其他各篇,側重論述滋陰降火和氣、血、痰、郁的觀點,內容十分豐富,每篇中又多以治驗相對照。
    《格致余論》的“相火論”和“陽有余陰不足論”,體現了學術思想的主要方面?!跋嗷鹫摗?,深入說明了相火為人身生命活動的原動力的道理,若反常妄動則變為賊邪而致人于病,并以此為基礎,在“陽有余陰不足論”中創立人身“陽常有余陰常不足”之說。
    丹溪“相火論”,是在師承了寒涼派劉完素火熱病機的基礎上.又參之以“太極”之理,進一步加以闡發和補充而發展起來的。首先,他說:“天主生物,故恒于動”,“人有此生,亦恒于動”,認為天地萬物,都是恒動的,而“凡動皆屬火”?;鹩芯?、相火之分。丹溪說:“心,君火也”, 《內經》“心主神明”,可見,君火主持人身的思維活動。關于相火,丹溪說:“生于虛無,守位稟命,因其動而可見”,又說:“天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可見相火指推動人身生生不息的原動力,又指出肝、腎、膽、三焦為相火的根源,主要發源于腎,君火、相火,只有互相配合,才能溫養臟腑,推動人身的各種功能活動,所以,丹溪說:“彼五火之動皆中節,相火惟有裨補造化,以為生生不息之運用耳?!钡?,相火之性易起,若五志之火變動反常,則“五性厥陽之火相扇”,相火就會妄動,產生病理性的變化,以致“火起于妄,變化莫測,無時不有,煎熬其陰,陰虛則病,陰絕則死”??梢钥闯?,相火既有推動人身生命活動的一面,如果反常妄動,又有“煎熬真陰”,而使人生病的一面。
    在“相火論”的基礎上,丹溪又于“陽有余陰不足論”中創立“陽常有余,陰常不足”之說。首先從天人合一的觀點出發,用天地日月這些自然界的現象來說明陰陽的變化。他說:“天,大也,為陽,而運于地之外;地,居天之中,為陰,天之大氣舉之?!庇终f:“日,實也,亦屬陽;月,缺也,屬陰?!庇捎凇叭耸芴斓刂畾庖陨?,天之陽氣力氣,地之陰氣為血,故氣常有余,協常不足?!?
    古人必近二十、三十而后嫁娶,《內經》亦認為“年四十,陰氣自半,起居衰矣”,又說“男子六十四而精絕,女子四十九而經斷”??梢婈帤庵y于成,且人的情欲無限,此難成易虧的陰氣,自然更不足了。何況,腎主閉臟,肝主疏泄,兩臟皆有相火,皆聽命于心?!靶膭觿t相火亦動,動則精自走,相火龕然而起”,陰氣無形中自然消耗了。既然陰氣之難于成,故丹溪諄諄于陰氣的保養,教人“收心養心”、“動而中節”,以免相火妄動而傷陰。又“人之陰氣,依胃為養”,如“谷、菽、菜、果,自然沖和之味,有食人補陰之功”。菽,指豆類。糧食、豆類、蔬菜、水果,才是人的最佳食品。丹溪提出“節飲食”,是指烈酒、肥肉等偏厚之味。又提出“節情欲”,“夫婦之間,成之以禮,接之以時”,如“殉情縱欲,惟恐不及”,又用燥毒藥品以助之,難免陰氣虛耗,身亦憔瘁,所以要“節情欲”。 在臨床治療中,丹溪強調“滋陰降火”。他說:“陰易乏,陽易亢,攻擊宜詳審,正氣須保護?!庇终f:“脾具坤靜之德,而有乾健之運”,“脾土之陰受傷,轉輸之官失職,胃雖受谷,不能運化”;“脾為消化之器,清和則能運”;“嗜酒則傷血,血傷則脾中之陰亦傷”,諄諄于脾陰的保養,充實了養陰理論。丹溪又提出“其人素有火盛者,是水不能制火”的病理,與“相火者,……陰血愈耗,其升愈甚”相參著,說明丹溪較深入地認識到陰虛火旺的病理。
    在用藥方面,丹溪發現龜板大有補陰之功。由于丹溪的發現,龜板一藥才以著名的滋陰藥為后人廣泛使用,并被后世醫家譽為“大補真水,為滋陰第一神品”。丹溪又以龜板為主藥,創立大補陰丸,用熟地、龜板、知母、黃柏等,滋腎水、降陰火。并深刻批評習用溫燥的《局方》。在以上理論和實踐的基礎上,丹溪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倡導滋陰學說,丹溪也因此被后世尊為滋陰派的代表?!白剃幗祷稹敝蝿t的確立,對后世影響很大。溫熱學派“養陰清熱”治則的確立,實導源于此。

    社會影響

    明清時期一些學者,對丹溪推崇備至,常遠道前來祭奠。今日之丹溪故里赤岸,丹溪之濱獅子巖頂建有朱丹溪紀念亭,獅子巖麓建有朱丹溪紀念堂。東朱村辟有朱丹溪陵園。赤岸鎮區、義烏城區、金華市區分別有丹溪街、丹溪路之命名。丹溪在人民心目中,正如“云山蒼蒼,高風不磨,世遠彌聲,仰止者多?!?
    朱丹溪墓,位于赤岸鎮東朱村東朱山現名谷潭淵。朱丹溪著有《局方發揮》、《格致余論》、《傷寒論辨》,在醫學理論上創立滋陰學說,與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并列為“金元四大家”,在中國醫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原墓與妻、長子合墓。墓始建于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經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及1946年修葺。20世紀60年代破壞?,F墓系1982年重修,墓丘圓形,下部石砌。墓前立有“元名醫朱丹溪墓”碑,介紹朱氏生平。

    人物評價

    朱丹溪的學說,后世有褒和貶,但以褒為主。如明代醫家方廣說:“求其可以為萬世法者,張長沙外感,李東垣內傷,劉河間熱證,朱丹溪雜病,數者而已。然而丹溪實又貫通乎諸君子,尤號集醫道之大成者也”(《丹溪心法附余》序)。但由于朱丹溪只明一義,過分強調了“陽有余”的一面,而不談陽也有虧損的一面;在臨床上太強調“滋陰降火”,因此,未免有它的片面性,從而遭到后人的激烈反對。 張介賓也因其執著一端而攻之不遺余力,說:“丹溪之言火多者,謂熱藥能殺人。而余察其為寒多者,則但見寒藥之殺人耳”(《景岳全書》)。歷代對朱丹溪的學說評價,盡管有褒有貶,但總的來說,朱丹溪的學說在國內外仍有很大影響,在祖國醫學史上占有光輝的一面。日本醫家曾成立“丹溪學社”,專門研究丹溪的學說。
    縱觀朱丹溪一生,有苦有淚,尤其是當他立在風雨中,乞求羅知悌收他為徒,教他習醫時的情景,我們不難想象出他的毅力,為了一個目的,即使千折百轉,不達目的仍誓不罷休。就是到了今天,這種精神仍值得我們學習。所以說,他不僅在醫學方面,就是在做事方面,思想方面,也為我們積下了一筆可貴的財富,不愧為一代名醫,一代名人。朱丹溪的醫學成就,主要是“相火論”、“陽有余陰不足論”,并在此基礎上,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倡導滋陰學說及《局方發揮》一書,對雜病創氣、血、痰、郁的辨證方面。其他,如惡寒非寒、惡熱非熱之論,養老、慈幼、茹淡、節飲食、節情欲等論,大都從養陰出發,均對后世有深遠的影響。朱丹溪學說,不僅在國內影響深遠,而且在15世紀時,由日本人月湖和田代三喜等傳入日本,成為沿用至今的日本漢醫的辨證綱領。日本又成立“丹溪學社”,進行研究和推廣。迄今日本尚存“丹溪學社”。日本僅醫灘、氣、血、水病因學說,由張仲景的水飲和朱丹溪所創之氣、血、痰演化而來。
    朱丹溪得羅知悌之學后,不斷進行實踐,又集張子和、李東垣二家之長處,將劉完素之說一變而為陰虛火旺之說,專于瀉相火、補真陰,形成丹溪學派。
    明清時期一些學者,對丹溪推崇備至,常遠道前來祭奠。今日之丹溪故里赤岸,丹溪之濱獅子巖頂建有朱丹溪紀念亭,獅子巖麓建有朱丹溪紀念堂。東朱村辟有朱丹溪陵園。赤岸鎮區、義烏城區、金華市區分別有丹溪街之命名。丹溪在人民心目中,正如“云山蒼蒼,高風不磨,世遠彌聲,仰止者多”。


    傳記:

    朱丹溪(1281~1358),名震亨,字彥修,元婺州路義烏(今浙江義烏)人。因他所居的赤岸村,原名蒲墟村,南朝時朱幼之女適王,“親迎之日,……車紅輝映溪岸,蒲墟因名曰赤岸,繼而又改為丹溪?!彼匀藗冏鸱Q他為“丹溪先生”或“丹溪翁”。朱丹溪倡導滋陰學說,創立丹溪學派,對祖國醫學貢獻卓著,后人將他和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一起,譽為“金無四大醫家”。

    童 年 磨 難

    朱氏家族,世代為儒。朱丹溪祖父名環,宋寶?時中鄉試第28名。父名元,母戚氏。祖父輩均以孝聞名鄉里。朱丹溪的堂曾祖朱杓,精通醫學,著有《本草千金方》、《衛生普濟方》等醫書,重醫德。堂祖父叔麒,宋咸淳進士,晚年從事醫學,醫德十分高尚,他們均對丹溪有一定的影響。

    元至元十八年(1281)十一月二十八日,朱丹溪誕生于義烏縣赤岸村。朱丹溪自幼聰敏,“受資爽朗,讀書即了大義”,“自幼好學,日記千言”,又善作詩賦,受到長輩們的器重。

    朱丹溪經歷了很不平常的童年。當時宋亡為元,人民不堪沉重的民族壓迫,紛紛起來反抗。9歲時(1289),三月初,臺州楊鎮龍在臺州、東陽、玉山交界處起兵,建大興國。興兵10余萬,攻東陽、義烏,浙東大震。十月,被浙東宣慰使史弼所鎮壓。兵禍連年不斷,生靈涂炭。丹溪家處義南赤岸村,首當其沖,房屋被燒毀,家中也被洗劫一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丹溪家又受到“資助楊鎮龍”的牽連。當時史弼的鎮壓十分殘酷,凡是供詞中有牽涉到的,全家“必盡殺乃止”。此時,丹溪父親正患病臥床,幸仗姑母朱壽多方營救,才不致全家都蒙冤而作刀下之鬼。但從此后,家境每況愈下,朝不保夕。兵亂、饑寒,時時刻刻侵襲著丹溪幼小的心靈。

    元貞元年(1294),丹溪父親朱元因病去世。丹溪和兩個弟弟都尚年幼,全家靠戚氏一人支撐,“艱辛悲悴”,苦不堪言。戚氏教子有方,對兒子“有恩且嚴”。一次,少兒子“戲取人一雞卵”,戚氏很生氣,責備他,“笞而責還之”。朱丹溪的童年就是在貧寒和嚴格的家教中度過的。他既經歷了艱辛的磨煉,又得到了母親很好的教育和董陶。

    發 奮 為 學

    在逆境中成長的朱丹溪,性格豪邁,見義勇為,從“不肯出人下”。元大德四年(1300),朱丹溪年滿20歲,時任義烏雙林鄉蜀山里里正。他剛正不阿,處處為民著想,敢于以下犯上,拒抗官府的苛捐雜稅,因而深得民眾的擁護。他的名聲也因此遠近皆知,連官府都忌他三分。大德六年(1302),丹溪22歲?!啊y’之令下,州縣承之,急如星火,一里之間,不下數十姓,民莫敢與辯?!钡は犞飪H報富戶二家??な卣俚は焼枺骸按朔浅7?,君不愛頭乎?”丹溪笑著回答:“守為官,頭固當惜,民不愛也。此害將毒子孫,必欲多及,民愿倍輸吾產當之?!笨な仉m然發怒,丹溪始終沒有屈服。

    當時著名理學家、朱熹的四傳弟子許謙,在八華山講學,“授受分明,契證確切”,跟他學習的學生有數百人之多。丹溪時年30歲,對以前的所作所為有所感悟,認識到“丈夫所學,不務聞道,而唯俠是尚”是非常錯誤的,遂辭去里正,準備到八華山求學。但母親重病,無法分身,而“眾工束手”,因此他就立志學醫,誓把母親的病治好。他刻苦鉆研《素問》等書,但《素問》一書深奧難懂,丹溪就“缺其所可疑,通其所可通”,淺顯易懂的先弄通它,把難點疑問先擱置起來。過了兩年,已學有所得,再對難點進一步研究、探索。朱丹溪克服了種種學習上的困難,經過五年的勤奮學習,不恥下問,治好了母親的病,他也因此有了相當的醫學基礎。

    這時,丹溪已經36歲,他感到自己學問的膚淺。在強烈的求知欲驅使下,他毅然離開了妻兒老母,到東陽人華山白云書院,從師許謙,學習理學。他學習十分用功,每夜讀書至四更,“潛研默察,必要求于實踐”,“不以一毫茍且自恕”,學業突飛猛進。過了四年,已成為許謙的得意門生。后來他將理學的知識結合于醫學,推動了醫學理論的發展。

    元皇慶三年(1314)八月,恢復科舉制度。丹溪在學習期間,曾參加過兩次科舉考試,但都沒有考中。

    科舉失敗并沒有使丹溪灰心,他認為:“既窮而在下,澤不能致遠”,要使德澤遠播于四方,只有學醫濟人,才是最好的選擇。這時,他的老師許謙,臥病日久,多方求醫,已愈治而病愈劇。他也鼓勵丹溪學醫,并說:我臥病已久,“非精于醫者不能以起之”,你聰明過人,又肯在醫學上下功夫,你就學醫吧。于是,朱丹溪決意斷絕仕途,專心從事醫學事業。

    有志不在年高,朱丹溪專業從醫的時候,已40歲了。他一心撲在醫學上,加之原來已有一定基礎,輕車熟路,學業大有長進。但丹溪沒有絲毫放松,學習更加刻苦。他重新鉆研了《素問》等書,對當時盛行的陳師文、裴宗元所定《大觀二百九十七方》,也手自抄錄,晝夜揣摩。

    過了兩年,丹溪42歲時,治愈了許謙多年的頑疾,從而聲名鵲起。據丹溪自述,許謙開始時患胃痛,多方求醫,用藥多“燥熱辛香”,治數十年而變成“足攣痛甚”。他自己料想已成廢人,醫生也已技窮。丹溪經過細心診斷,用防風通圣散,連服半月,瀉下“積滯如五色爛錦者,如桕燭油凝者”,近半月,病似退,又半月而進食稍增,但“兩足難移,計無所出”。此后,丹溪得到一“西域之異人”傳授的“倒倉法”,此法對癱瘓非常有效。丹溪經多次實踐,確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于第三年三月,將此法用于許謙,許謙服后瀉下多次,又飲“輪回酒”數杯,調理半月后,便覺身體輕捷了許多,兩足漸漸活動。不久便行動自如了。

    千 里 求 師

    朱丹溪在實踐中不斷檢驗和探討,領悟到當時風行南北的《和劑局方》“集前人已效之方,應今人無窮之病”的弊端,同時,《和劑局方》的用藥又偏于溫燥,流弊不少。又聯想起父親的死于“內傷”,伯父的死于“瞀悶”,叔父的死于“鼻?”,幼弟的死于腿痛,妻子的死于“積痰”,都是由于“藥之誤也”。種種疑問困擾著他,“心膽摧裂,痛不可追”。朱丹溪的心清十分沉重,出于醫生救死扶傷的責任心,丹溪再也無法平靜,決定拋開現有的名和利,離開溫暖的家,再度外出求師,以“為之依歸,發其茅塞?!?br />
    泰定二年(1325),朱丹溪45歲,渡錢塘江,千里迢迢來到吳中(今江蘇蘇州)?!暗勀程幱心翅t,便往拜而問之”,這就是著名的千里尋師之行。到宛陵(今安徽宣城),上南徐(今江蘇鎮江),輾轉建業(今南京),“連經數郡”,但始終沒有找到一位適合當自己老師的人。后又到定城,得到寒涼派劉完素的《原病式》和補脾派的李東垣方稿,丹溪耳目為之一新,但始終未得“的然之議論”。有人告知,杭州羅知悌醫術高明,學問精湛,他就不顧夏日的炎熱,日夜兼程,匆忙趕到杭州求教。

    羅知悌,字子敬,世稱太無先生,精于醫,得金劉完素之學,為劉完素的二傳弟子,旁參張從正、李東垣兩家,曾以醫侍宋理宗,并甚得宋理宗寵厚。另外,又兼通天文、地理、藝術,醫德十分高尚,性情卻非常傲慢。當時他隱居杭州,朱丹溪去拜見他,“十往返不能通”,“蒙叱罵者五七次”,雖遭閉門拒客,但丹溪意志堅定不移,“日拱立于其門”,大風大雨也不例外。從夏到秋,整整過了三個月,羅知悌“愛其誠”,才接見他。時羅知悌已年近九十且多病,他見丹溪學識過人,學醫之心虔誠,高興地說:“吾道賴子不滅矣?!彼焓盏は獮槲ㄒ坏牡茏?,授以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三家之書,并深入說明三家的要旨。羅又開導他:“為醫之要,必以《素問》、《難經》二書為根本;且‘濕熱、相火’是為最重要的致病因素,為病也最多?!薄凹嬷畯堉倬暗臅斢凇飧小?,李東垣的書詳于‘內傷’,必兩盡之,治疾方無所憾?!庇种赋觯骸皡^區陳、裴之學,泥之且殺人?!薄瓣?、裴之學”,指北宋陳師文、裴宗元所集的《大觀二百九十七方》。

    羅知悌的諄諄教導,使朱丹溪豁然開朗。丹溪自述:“每日有病者來,羅知悌‘必令其診視脈狀回稟’,羅但臥聽,口授用某藥治某病,用某藥監某藥,用某藥為引經,往來一年半,并無一定之方。一方之中,有攻補并用、先攻后補或先補后攻?!绷_知悌對朱丹溪既有理論的傳授,又有實踐的教誨。朱丹溪的醫術有了長足的進步。對用“古方治今病”的問題,羅又有很形像的說明:好比拆掉舊房來建新房,材料不一樣,沒有經過工匠的裁取,怎么可以用呢?

    朱丹溪求學期間,對羅的治病很注重觀察。有一四川籍的和尚,因離別老母已有七年,突然有一天非常想念母親,回去又沒路費,“徒爾朝夕望西而泣”,因此得病。羅知悌看他“黃瘦倦怠”,每天給他吃煮爛的牛肉、豬肚之類,又贈他10錠銀子作路費,好言好語安慰他。過了半個月,和尚的病有好轉后,羅知悌又用桃仁承氣湯治之,一日連服三貼,大便中皆是“血塊積痰方止”。次日,只給他吃熟菜和稀粥,調理了半個月,病就完全好了。

    朱丹溪仔細觀察羅治四川和尚的治法后,體會到:半個月的補養,是為以后的攻下作準備;而一日的攻下,須要半個月的補養。又經過長期不斷的實踐,他總結出一個重要的論點,即“陰易乏,陽易亢,攻擊宜詳審,正氣須保護”。為創立后來的丹溪學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年半后,即1327年的夏秋之際,羅知悌去世。丹溪安葬了師傅后回到義烏老家。朱丹溪已盡得其學,成為寒涼派劉完素的三傳弟子。這次求師,跨浙、蘇、皖三省,行程超過千里,歷經艱難險阻和重重挫折。正是這種鍥而不舍的精神,才使得來丹溪的千里求師劃上了圓滿的句號;也正是這種精神,才使他在以后的醫學領域中能有重大的突破。

    濟 世 救 人

    丹溪既得羅知悌之學,回家鄉給人治病,“每治疾,往往以意為之,巧發奇中,按之書,無有也”。當時鄉之諸醫,仍循規守舊,死死抱著陳、裴之學不放,對丹溪的療法和醫理大惑不解,甚至嘲笑、排擠他。朱丹溪也不爭辯。事實勝于雄辯,不久,曾經嘲笑、排擠過他的醫生,見他對諸家的醫論,無所不通,治病不死板地套用古方,且“所療皆中”,群眾又交口稱贊他的醫術,也終于心服口服,愿做他的弟子。數年后,朱丹溪“聲譽頓著,遍浙河(即錢塘江)西東,至蘇州一帶?!碑敃r很少有人不知道丹溪先生大名的。

    朱丹溪50多歲后,客居金華,常住在吳翰家中。吳翰亦為許謙弟子,他們有同窗之誼,二人交情很深,常?!笆看蠓蛳噙^,坐席恒滿”。朱丹溪與宋濂交誼亦頗深,對各種問題,?;ハ嘤懻摵唾|疑。時宋濂才20歲,二人遂成忘年交。

    朱丹溪53歲那一年,金華葉儀患痢疾,病很重。葉儀曾與丹溪同學于白云許公,共修程朱理學。明太祖下金華,召葉儀為五經師,葉儀以年老多疾堅辭,隱居婺城,與丹溪情意相投。

    原來葉儀身患滯下,久治不愈,以致腹痛難忍,飲食點滴不入,痢下無度,困倦乏力,不能起床,只得在床上開一個孔,就在孔中解便,他的身體日見消瘦,生命危在旦夕。

    此時,朱丹溪正在金華城中。丹溪即為葉儀切脈看苔,丹溪安慰說:“賢弟之疾,并非不治之癥,只要堅持服用我所開之藥,不久可望痊愈?!?br />
    自此,丹溪日日為他開人參、白術等補脾胃之藥。如此數日,可葉儀之疾并不見好轉,反而日見加重。葉儀仍對丹溪深信不疑。葉家親朋見此議論紛紛,丹溪佯裝不知。

    轉眼葉儀已服用丹溪所開之藥十日,但疾病愈治愈重。葉儀暗忖:丹溪乃當今首屈一指的名醫,由其診治,仍難治愈,今生恐已無望。于是將兒子叫至床頭,安排后事。家人聞之,哭聲不絕。四鄰聽到哭聲,皆認為葉儀已不在人世,一時議論嘩然。丹溪聞之,僅付之一笑,也不爭辯。

    次日清早,丹溪來到葉家,為葉儀細察脈象,爾后開了一劑小承氣湯。方中乃是大黃、厚樸、枳實,攻下逐邪之藥。丹溪親自煎藥,待葉儀喝下湯藥,仍留下不走。

    葉儀服下湯藥,不久便覺肚中咕咕作響,爾后拉出一大堆污物來。瀉畢,但覺渾身輕松,腹痛頓減,竟沉沉睡去。次日已能進食粥飯,精神大為好轉。

    如此調養不多日,葉儀竟身離床榻,走坐說笑,一同常人。為葉儀診治過的鄉醫們個個驚異不已,前來探虛實,問究竟。丹溪解釋道:“病人外形雖較豐實,可面色萎黃蒼白,診其氣口脈虛,飲食不入,可知其胃氣已傷,此時若貿然用攻積逐下的治痢之劑,必有后患。故先投補益胃氣之品以固其本,雖病情似乎加重,人體正氣卻在恢復之中。待其胃氣已充,則可用承氣湯攻逐結邪。這就是先補后攻之法?!北娙寺務f,無不嘆服。

    朱丹溪與蘇州名醫葛可久相交甚厚,醫術不相上下。他們互相推崇,虛懷若谷二人經常一同會診。有一次,江浙行省有某平章,在上任的時候,途中忽患中風,四肢不舉。請葛可久前來診治??删迷\后,甚感棘手,如若一不小心,病人命之不存,將待如何?遂對平章道:“我友義烏朱丹溪醫名蓋世,妙手回春。若得他來會診,才保無虞?!逼秸录疵说搅x烏傳朱丹溪到來。葛可久忙道:“丹溪脾氣甚犟,他重百姓,輕權貴,若以令去傳必不肯來。今我書信一封,你等帶去相請,他可能會來與我一同會診?!?br />
    官差快馬加鞭馳往赤岸,丹溪接到可久書信后立即啟程。

    會診后,丹溪道:“病已危殆,不可救藥了?!备鹂删谜f:“我也知其危殆,故請你來。不過,還有一針法可用?!钡は了家幌?,接著說:“針法只不過可以暫時運動他的二肢,對疾病并沒有好處?!迸赃叺娜硕家删糜冕?。針刺后,果如丹溪所說。丹溪問了平章的回家路程,計算一下,就對他們說:“即刻回去,還可到家,稍為遲緩,就來不及了?!焙笃秸抡娴牡郊揖腿ナ懒?。

    丹溪治病體察入微。有清江縣人杜清碧,也是名醫,并與丹溪老師羅知悌交往頗深,編著有《敖氏傷寒金鏡錄》,是最早的舌診專家。時杜清碧學道武夷山,至婺源時,忽患腦疽,但自治不愈。朱丹溪聞訊趕往婺源診治,對清碧說:“何不服防風通圣散?”清碧說:“已服三四帖了?!钡は屑毾肓讼胝f:“何不用酒制過?”清碧隨悟,依照丹溪的方法自治,結果“服不盡劑而愈”。從此以后,清碧心服丹溪。

    丹溪治病十分注意正氣的保護,但并不拘泥。所以他說:“有病則病受之”,對體格強健、病情較急的患者,常靈活運用,單純用攻擊之藥,又注重“腹診”,用化瘀活血藥。

    赤岸朱同道,48歲。八月十五日,因雨后受涼,半夜后忽患少腹痛,痛勢劇烈,汗出如雨,手不可近,請朱丹溪診治。診斷時朱同道說六月大熱時,曾在深潭洗浴,丹溪想,病或者由此而起。丹溪診其六脈,弦而細實,重取如循刀刃,十分有力,遂用大承氣湯治之,服后有輕微瀉,痛即時停止。至次日傍晚時,腹痛又發作,痛處堅硬,丹溪用大承氣湯加桂,研桃仁同煎,服兩帖,大便解下黑色血升余,痛又即時停止。第三日傍晚時,腹痛又復發如初,痛在小腹,痛處堅硬,手不可近。丹溪仍用大承氣湯加附子,研桃仁同煎,又服兩帖,大便瀉五次,瀉下黑紫血像破棉絮一樣約二升左右,痛頓時即止,一夜安睡。嗣后小腹和軟,脈亦和,調理半月而愈。

    關于情志過分變動引起的疾病,丹溪尤有獨到心得,或“以情解情”,或行氣解郁,或化瘀兼用補藥,種種不一。

    有一次,丹溪治一女子,已許嫁,夫到廣州,近五年未歸,不思食,面向床里臥,病將半年。醫已術窮。丹溪診之,說;“此因思想大過,氣結于脾,藥物難以治療,只有發怒可解。怒屬肝,肝能克脾,才能沖開脾氣之結?!彼旒ぶ蛊浒l怒。女子大哭大鬧后,便思食、起床。丹溪又說:“思氣雖解,必得喜,才不致再結?!奔覍僭p稱夫有書信來,最近將回家。碰巧,三個月后,其夫果歸,病未復發。

    有一婦人,昏倒不知人事,稍有蘇醒時,即叫號再三,接著又昏倒。丹溪診之,肝脈弦數且滑,丹溪說:“此病因怒火引起,發怒而勉強飲酒所以得病?!痹俦P問她,“以不得于夫”,每夜必滿杯飲酒以自解。丹溪用流痰降火之劑加入香附,以散肝分之郁,即時而愈。

    一未婚女子,因不順心事。半年不食,每日只吃菱或棗數枚,遇有高興事,能吃饅頭一小塊,始終不肯吃飯粥。丹溪認為病屬脾氣實,只有枳實才可散,用溫膽湯去竹菇,服數十帖而安。另有一個19歲少婦,因發生不如意事,引起連月膈滿不食,后覺困憊,不能起床,巳、午間發熱面赤,酉、成退,夜間尿頻而不暢,脈沉澀而短小,月經量極少。丹溪認為此乃氣不遂而郁于胃口,有瘀血而虛,中官卻因食郁而生痰。遂補瀉兼用,用參術等先補,再用神佑丸治之。過七日而愈。

    丹溪治病,不畏權貴。有一次,一權貴以輕微小病來喚,端坐于中庭,兩旁分別擺列三品官員的儀仗隊,擺出一副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架子。丹溪并不在乎,診脈后,一言不發,轉身就走。有人問他,他說:“三月后將為鬼?!焙蠊缙谌ナ?。

    丹溪不但醫術高明,且醫德高尚。為貧窮的人治病,不取報酬。有貧困而無處求告的,送藥送醫上門,即使遠在百里亦不辭辛苦。有外地人因病來迎,不論大雪大雨,無不即時前往,并說:“病人度刻如年,怎么可以自圖安逸呢?”

    倡導滋陰學說

    丹溪著書的態度十分嚴謹,在此以前,“不從弟子之請而著方”,恐后人拘泥其方,不再詳審病情。至67歲時,他的見解更加精粹,“其自得者,類多前人所未發”,遂應弟子張翼等再次請求,著《格致余論》一書。不久又著《局方發揮》、《本草衍義補遺》、《傷寒論辨》、《外科精要發揮》等,共五種。今僅存前三部書。

    《格致余論》是丹溪醫論的專著,共收醫論42篇,充分反映丹溪的學術思想,是丹溪的代表作之一。該書以《相火論》、《陽有余陰不足淪》兩篇為中心內容,創立“陽常有余,陰常不足”的論點,強調保護陰氣的重要性,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力倡導滋陰學說,打下牢固的基礎。其他如《飲食色欲箴》、《養老論》、《慈幼論》、《茹淡論》等篇,圍繞著養陰的觀點,深入論述養生的道理?!渡鷼馔ㄌ煺摬∫蛘戮浔妗芬黄?,提出“六氣之中,濕熱為病十居八九”的觀點,又對某些章句的斷句進行探討?!妒嗾摗分?,糾正了石膏的名實之誤。李時珍盛贊其說,認為“至朱震亨始斷然以軟者為石膏,而后人遵用有驗,千古之惑始明矣”。其他各篇,側重論述滋陰降火和氣、血、痰、郁的觀點,內容十分豐富,每篇中又多以治驗相對照。

    《格致余論》的“相火論”和“陽有余陰不足論”,體現了學術思想的主要方面?!跋嗷鹫摗?,深入說明了相火為人身生命活動的原動力的道理,若反常妄動則變為賊邪而致人于病,并以此為基礎,在“陽有余陰不足論”中創立人身“陽常有余陰常不足”之說。

    丹溪“相火論”,是在師承了寒涼派劉完素火熱病機的基礎上.又參之以“太極”之理,進一步加以闡發和補充而發展起來的。首先,他說:“天主生物,故恒于動”,“人有此生,亦恒于動”,認為天地萬物,都是恒動的,而“凡動皆屬火”?;鹩芯?、相火之分。丹溪說:“心,君火也”,《內經》“心主神明”,可見,君火主持人身的思維活動。關于相火,丹溪說:“生于虛無,守位稟命,因其動而可見”,又說:“天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可見相火指推動人身生生不息的原動力,又指出肝、腎、膽、三焦為相火的根源,主要發源于腎,君火、相火,只有互相配合,才能溫養臟腑,推動人身的各種功能活動,所以,丹溪說:“彼五火之動皆中節,相火惟有裨補造化,以為生生不息之運用耳?!钡?,相火之性易起,若五志之火變動反常,則“五性厥陽之火相扇”,相火就會妄動,產生病理性的變化,以致“火起于妄,變化莫測,無時不有,煎熬其陰,陰虛則病,陰絕則死”??梢钥闯?,相火既有推動人身生命活動的一面,如果反常妄動,又有“煎熬真陰”,而使人生病的一面。

    在“相火論”的基礎上,丹溪又于“陽有余陰不足論”中創立“陽常有余,陰常不足”之說。首先從天人合一的觀點出發,用天地日月這些自然界的現象來說明陰陽的變化。他說:“天,大也,為陽,而運于地之外;地,居天之中,為陰,天之大氣舉之?!庇终f:“日,實也,亦屬陽;月,缺也,屬陰?!庇捎凇叭耸芴斓刂畾庖陨?,天之陽氣力氣,地之陰氣為血,故氣常有余,協常不足?!?br />
    古人必近二十、三十而后嫁娶,《內經》亦認為“年四十,陰氣自半,起居衰矣”,又說“男子六十四而精絕,女子四十九而經斷”??梢婈帤庵y于成,且人的情欲無限,此難成易虧的陰氣,自然更不足了。何況,腎主閉臟,肝主疏泄,兩臟皆有相火,皆聽命于心?!靶膭觿t相火亦動,動則精自走,相火龕然而起”,陰氣無形中自然消耗了。

    既然陰氣之難于成,故丹溪諄諄于陰氣的保養,教人“收心養心”、“動而中節”,以免相火妄動而傷陰。又“人之陰氣,依胃為養”,如“谷、菽、菜、果,自然沖和之味,有食人補陰之功”。菽,指豆類。糧食、豆類、蔬菜、水果,才是人的最佳食品。丹溪提出“節飲食”,是指烈酒、肥肉等偏厚之味。又提出“節情欲”,“夫婦之間,成之以禮,接之以時”,如“殉情縱欲,惟恐不及”,又用燥毒藥品以助之,難免陰氣虛耗,身亦憔瘁,所以要“節情欲”。

    在臨床治療中,丹溪強調“滋陰降火”。他說:“陰易乏,陽易亢,攻擊宜詳審,正氣須保護?!庇终f:“脾具坤靜之德,而有乾健之運”,“脾土之陰受傷,轉輸之官失職,胃雖受谷,不能運化”;“脾為消化之器,清和則能運”;“嗜酒則傷血,血傷則脾中之陰亦傷”,諄諄于脾陰的保養,充實了養陰理論。丹溪又提出“其人素有火盛者,是水不能制火”的病理,與“相火者,……陰血愈耗,其升愈甚”相參著,說明丹溪較深入地認識到陰虛火旺的病理。丹溪又說:“陰虛則發熱,……精神外馳,嗜欲無節,陰氣耗散,陽無所附,遂致浮散于肌表之間而惡熱也,當作陰虛治之,而用補養之法可也?!睈簾?,作陰虛治,為內傷發熱的治療另立一大法門。在用藥方面,丹溪發現龜板大有補陰之功。由于丹溪的發現,龜板一藥才以著名的滋陰藥為后人廣泛使用,并被后世醫家譽為“大補真水,為滋陰第一神品”。丹溪又以龜板為主藥,創立大補陰丸,用熟地、龜板、知母、黃柏等,滋腎水、降陰火。并深刻批評習用溫燥的《局方》。在以上理論和實踐的基礎上,丹溪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倡導滋陰學說,丹溪也因此被后世尊為滋陰派的代表?!白剃幗祷稹敝蝿t的確立,對后世影響很大。溫熱學派“養陰清熱”治則的確立,實導源于此。

    著《格致余論》這一年,丹溪67歲。秋,丹溪患病一年余,服藥至冬至節,便不再服藥,以白粥調養而愈。這時,他一再在《復戴仲積書》中,說明了一個重要觀點:久病以后,“氣血消損,膏脂消散”,在這種時候,“初感之癥已減退,惟諸虛百損在耳”。而“大凡藥,雖參、苠亦是毒物”,只有谷物才是大有功于人的。信中又深入透徹地剖析了仲積的病情,分析各癥的病機,補充了辨證的方法。信中說:“其所以煩躁者,氣隨火升也;喘急者,氣因火郁,而為痰在肺也;氣響與痛或咳嗽者,由食成積,而愈盛也;大腑溏者,肺固人爍,不行收令,其大腸之門戶不得斂也;小腑澀者,心因火爍,下焦無血,氣不得降,而滲泄之令不行也”。皆從火盛爍陰入手,很有參考價值。

    丹溪醫學上的成就是多方面的,臨床上闡明氣、血、痰、郁的致病機理,并在此基礎上創立一套完整的療法,大大豐富了雜病的辨證論治內容。

    “醫之門戶分于金元”。金元時代,醫學進入“新興肇興”時期,爭鳴之風大興,打破了自東漢張仲景后直至隋唐,醫學理論相對沒有取得突出進展的局面。此時,不少醫家各自發揮新的見解,相繼各成一說,各村一幟。自宋錢仲陽的對于兒科開始,至金元而此風大盛。金元時期,有劉完素的對于火熱,張子和的對于攻下逐邪,李東垣的對于脾胃,朱丹溪的對于滋陰,都是當時力倡新學的杰出代表,宋丹溪尤能集諸家之大成而多有發展者。但諸家新說雖立,仍未能根本上動搖《局方》在當時醫學界的統治地位,至朱丹溪《局方發揮》之書一出,深刻揭示了《局方》的種種弊端,才使醫風為之一變??梢?,朱丹溪的成就實在各家之上。

    總之,朱丹溪的醫學成就,主要是“相火論”、“陽有余陰不足論”,并在此基礎上,確立“滋陰降火”的治則,倡導滋陰學說及《局方發揮》一書,對雜病創氣、血、痰、郁的辨證方面。其他,如惡寒非寒、惡熱非熱之論,養老、慈幼、茹淡、節飲食、節情欲等論,大都從養陰出發,均對后世有深遠的影響。

    丹溪學說,不僅在國內影響深遠,而且在15世紀時,由日本人月湖和田代三喜等傳入日本,成為沿用至今的日本漢醫的辨證綱領。日本又成立“丹溪學社”,進行研究和推廣。迄今日本尚存“丹溪學社”。日本僅醫灘、氣、血、水病因學說,由張仲景的水飲和朱丹溪所創之氣、血、痰演化而來。朱丹溪得羅知悌之學后,不斷進行實踐,又集張子和、李東垣二家之長處,將劉完素之說一變而為陰虛火旺之說,專于瀉相火、補真陰,形成丹溪學派。

    后 繼 有 人

    丹溪門人眾多,他對明清醫學家影響之深廣,金元諸大家皆難以與其相比。

    丹溪63歲時,浦江趙良仁、戴思恭、戴堯、趙良本等,同日就學于丹溪。其他如金華趙道震,江蘇王安道、劉叔淵,紹興徐彥純,麗水樓厘,義烏虞誠齋等,亦先后來就學。

    趙良仁,字以德,浙江浦江人,曾從柳貫游,后柳貫奉詔進京,勉勵良仁從丹溪學醫。當時良仁28歲,丹溪見其領悟絕倫,遂授以《素問》、《難經》。又見其志誠,乃盡前人所發明者而極言之。三年后,良仁遂從丹溪臨診切脈;再過三年,丹溪令其診治,某是某非,則校正之。據良仁自述:“從先生學十余年而來蘇州?!痹谔K州行醫,多奇效,名動浙東西。撰有《丹溪藥要或問》,深得丹溪治療雜病的要旨。另撰有《金匾方論衍義》,為現存最早的《金匾要略》注釋專著。良仁所注部分體現了丹溪學術思想的特色。

    戴思恭,字原禮,明初浙江浦江人,與父戴堯同學于丹溪。丹溪“傾之授之”,他從學時間最長,有近20年之久,歲或十余往返,遂盡得丹溪之學。中年行醫蘇州,醫道大行,奇驗者甚眾,馳名江浙。洪武時,征為御醫,歷任太醫院使,被譽為“國朝之圣醫”。撰有《推求師意》等。他所校補的《金匱鉤玄》一書,對后世醫學的影響很大,如目前流行較廣的程充《丹溪心法》等,均以此書為底本。戴原禮在丹溪“陰易乏,陽易亢”的基礎上加以闡發,形成以血氣言陰陽的論點。對丹溪學說,既有繼承,又有發展,擴大了丹溪學說的應用范圍。

    王履,字安道,江蘇昆山人。學醫于朱丹溪,盡得其傳。他對《內經》、《難經》、《傷寒論》有深入的研究和發揮。著有《醫經溯泗集》,對后世貢獻很大,他對“亢害承制”很有創見,得到后世醫家的贊許。

    趙道震,字處仁,金華人,為丹溪弟子?!胺曹幤缫韵箩t書,靡不精究?!贬t德高尚,尤精于運氣學說,著有《傷寒類證》,已佚。洪武時,遷安徽定遠縣。

    除以上弟子外,尚有私淑弟子,其中如王綸、虞摶、汪機等,均對丹溪學說有發揮和補充。

    王綸,字汝言,浙江慈溪人。明成化時進士,曾任都御史、巡撫湖廣等職。平時鉆研醫學,私淑丹溪。著有《明醫雜著》。很推崇“陰常不足,陽常有余”之說。平時治病,不但加重了大補陰丸中龜板的用量,并且認為補陰之藥,自少年至老年都不可缺少。王綸又將丹溪學說與東垣之學結合起來討論,對內傷發熱概括為陰虛發熱、陽虛發熱兩種。不但對丹溪學說有所發揮,而且對推廣丹溪學說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虞摶,字天民,浙江義烏華溪人。曾叔祖誠齋為丹溪弟子,父南軒私淑丹溪,故虞摶世代相傳,學宗丹溪。虞摶之論認為“氣虛者,氣中之陰虛”,可用補中益氣治之;“血虛者,血中之陰虛”,治法用君子湯。他又認為血虛亦可用補中益氣湯,為陽生陰長之理。對丹溪學說多有貢獻。其主要著作為《醫學正傳》等。日本延壽玄朔非常贊賞虞摶的《醫學正傳》,認為是“承丹溪先生之遺流而述作之書也?!焙笱訅坌钒汛藭鳛檎n徒的教材,對中日醫學交流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汪機,字省之,世居安徽祁門之石山,故自號石山居士。父渭,亦精醫,私淑東垣、丹溪之學。汪機繼父業學醫,著作頗多,有《外科理例》等,弟子整理有《石山醫案》。汪機之論,以營衛立說,強調補營中之氣,故其治病善用參芪。學本丹溪而有發展和補充。

    以上所述,可見丹溪學派的影響之大。明方廣曾說:“求其可以為萬世法者,張長沙外感,李東垣內傷,劉河間熱證,朱丹溪雜病,數者而已。然而丹溪又貫通乎諸君子,尤號集醫道之大成者也?!?br />
    丹溪為人,“剛毅沉潛,遇事奮發,而神閑氣和即之?!薄熬癯錆M,接物和粹,人皆眾親炙之?!奔葕^發有為,又平易近人。生活崇尚儉樸,衣服僅取蔽體,食物安于粗菜淡飯,至年70歲,仍“色澤色茂”。而對公益事業,如修水利等,則無不慷慨資助。

    惠宗十八年(1358)夏,丹溪外出治病,“暑行來歸”,沒有什么大病。但過三四日,于六月二十四日,一代醫學宗師朱丹溪與世長辭,終年78歲。臨終前,無他言,獨呼嗣汜,說:“醫學亦難矣,汝謹識之!”言畢,遂卒。

    丹溪去世后,人們莫不灑淚哀慟。誠如宋濂之言:“丹溪先生既卒,宗族失其所倚藉,井邑失其所依憑,嗜學之土失其所承事,莫不彷徨遙慕,至于酒涕?!钡は优c弟子將其葬于義烏東朱之郭頭庵。

    明清時期一些學者,對丹溪推崇備至,常遠道前來祭奠。今日之丹溪故里赤岸,丹溪之濱獅子巖頂建有朱丹溪紀念亭,獅子巖麓建有朱丹溪紀念堂。東朱村辟有朱丹溪陵園。赤岸鎮區、義烏城區、金華市區分別有丹溪街之命名。丹溪在人民心目中,正如“云山蒼蒼,高風不磨,世遠彌聲,仰止者多”。

    主要參考資料:

    《格致余論》、《局方發揮》、《本草衍義補遺》,朱丹溪撰

    《金匱鉤玄》,朱丹溪撰,戴原禮校補

    《金匱方論衍義》,(明)趙以德

    《醫學綱目》,(明)樓英纂

    《溯回集》,(明)王安道撰

    《丹溪心法》,(明)程充輯

    《醫學正傳》,(明)虞摶編

    《名醫類案》,(明)江?編著

    《續名醫類案》,(清)魏玉璜編集

    《古今醫案按》,(清)俞東扶纂輯

    《宋文憲公全集?丹溪先生朱公石表辭》,(明)宋濂撰

    《九靈山房集?丹溪翁傳》,(明)戴良撰

    《丹溪心法附余》,(明)方廣輯

    《婺書》,(明)吳之器著

    義烏《(嘉慶)義烏縣志》

    《義烏赤岸朱氏宗譜》

    (作者簡介)馮漢龍,男,浙江義烏人,1931年生。中專畢業,后自學中醫,于義烏人民醫院病退。多年來,熱心于丹溪學說的研究,編著有《朱丹溪年譜》。在省以上雜志發表的論文中,關于丹溪的有《朱丹溪食療》、《丹溪對本草的貢獻》等6篇。

     


    # 朱丹溪    {最后編輯時間:2012-08-02}

    • 朱丹溪木刻像 《中國醫學通史圖譜卷》浙江義烏
      ▲▲ 朱丹溪木刻像 《中國醫學通史圖譜卷》浙江義烏 ▲▲
    • 朱丹溪石雕像
      ▲▲ 朱丹溪石雕像 ▲▲
     相關內容
    yw193尤物网站点击进入
    <noframes id="bjfb1">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address>
    <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menuitem id="bjfb1"></menuitem></listing></address><address id="bjfb1"></address>
    <noframes id="bjfb1"><address id="bjfb1"></address>
    <sub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sub>
    <address id="bjfb1"><address id="bjfb1"><listing id="bjfb1"></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bjfb1"></sub>
    <form id="bjfb1"></form>